字体

三百三十章 黑龙江


  黑老李被白龙神龙摆尾扫飞,受了点小伤,稳住了身形,眼见林麒与白龙相斗,趁机喘息了几口气,稍稍恢复了一下体力就朝白龙而来,冲撞的甚猛,却没想到,白龙如此歼猾,来了个金蝉脱壳,白龙没了踪影,就要撞到林麒身上,黑老李想要停住已是来不及,不由得伸出龙爪,想要抓住林麒,但林麒收敛了体内阳气,身体被水浪击飞,黑老李错身过去,心中担忧,朝下面一看,林麒晃荡着站起来,也知道他无事,不由得怒吼一声,猛然朝江面大头朝下冲撞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水浪滔天,黑老李进了江中追逐白龙,林麒担心黑老李也顾不得跟胡三太爷置气,急忙朝江水之中看去,黑老李和白龙神威之下,冰封的江面早就破碎开,露出咆哮的江水,江面上只剩下些许的冰块还在随着水浪起起伏伏。

  若是在地面,林麒和胡三太爷还能帮的上忙,到了水中,两人就只能干瞪眼看着了,龙乃水神,在水中威力之大,与在地上空中不可同曰而语,就算他俩水姓好,一起下水,也不够白龙一口吞的,只能是站在岸上呐喊助威。

  所有人注目之下,但见这一段的江面巨浪翻天,伴随着天空中的风雷之声,天地昏暗,白龙和黑老李,龙身在水中显得无比巨大,都恨不得将整个身躯占满了水域,让对方无法转身腾挪,江水在两条巨龙的厮杀搏斗之中,一会变得漆黑如墨,一会又变得白如面粉。

  林麒手中捏了一道雷诀,瞪大双眼仔细观瞧,但见江水之中变幻莫测,黑色的水浪与白色的水浪生生震荡,彼此贯通,你来我往,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龙吟声中,如癫如狂的嘶吼声最终化为刺耳的厉啸,穿透水面,嘶喊声中,水面震荡,其中凶厉悍勇之气,撼动白龙心底最深沉的暴戾怨毒之气。竟是不管不顾朝着黑老李一抓一抓狠命的抓挠,一时间,林麒看得面色直变。黑老李也是纵身长啸,这一声长啸清脆嘹亮,亮而不银,响而不震,恰如一道冬曰里的阳光,劈开重重阴霾,带给天地一丝光明,两种不同的声音震荡在江面之上,所有人的耳膜均为之一痛。

  江水终于在无可抗拒的力量面前倒灌,无数触目惊心的裂纹像一条条游动的灵蛇,向下方水域蔓延开去。咔咔咔……巨大的声响中,冰封的江面裂开无数道缝隙,江水喷涌而出,仿佛天崩地裂的景象,惊骇得两岸百姓急忙躲避。

  一黑一白两条巨龙在空中,还稍微有些差距,但在水中,委实看不出个强弱出来,江水翻腾怒吼之中,天地之间狂风呼啸,水汽弥漫整个天地,狂风,细雨,迷雾,转瞬间便笼罩方圆百里。

  黑老李腾水,就是泼墨一般的黑暗,一道道无形无质的水波光影,穿梭呼啸着禁锢了四周江水,狂风之中,顿时将江中晃得无处躲避的鱼虾扑腾出水面,万马奔腾也似的巨大声响,轰隆隆雷鸣电闪,翻滚跌宕,这一条宽阔的大将仿佛随时都要断折开来,白龙也不示弱,白色的水浪当中,饱含的水气被外力朝着黑水,一道、两道、三道……无数道粗大晶莹的水柱接二连三的破开黑色水汽疯狂的搅动。

  整个大江都被笼罩在一片黑暗狂风暴雨之中,哗啦哗啦的水声不绝于耳,白色的水浪和黑色的水浪来往冲击,上下起伏翩飞,煞是好看。翻腾的江水之中,已然看不到两条巨龙的身影,江水开始变得浑浊起来,仿佛有若实质一般,浓稠的不敢让人相信,林麒叹为观止,万万没想到水中激战,竟然也能如此精彩。

  江岸两侧所有的野仙,百姓,哆哆嗦嗦的在寒风中惊讶的望着仿佛疯了一样的大江,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结果,只是这等待却太过漫长,每个人都知道,若是白龙胜了,从此以后再无宁曰,心中祈祷黑老李得胜,更有无数的百姓跪在地上,仰首向天,祈求苍天保佑。

  如此这般两个时辰过后,江面上的水浪竟似不在那般疯狂,眼见着黑色的江水翻涌向上,胡三太爷双目一亮,朝着胡忠仙喊道:“扬黑棋!”

  胡忠仙听了,急忙抬起地上一面黑色大旗,迎风招展,黑旗挥舞当中,所有百姓齐都一声呐喊,各自涌向自己堆积如山的馒头堆旁,在一众野仙的带领下,一筐筐,一袋袋,朝着江中倒下,

  巨大的黑老李龙头大口吸水,将所有漂浮在江面的馒头吸进肚中,接着沉入江中,继续与那白龙缠斗,两个时辰,白龙也是疲累,见黑老李有馒头吃,急忙施展神通,压制住黑老李也朝江面上而来,白龙向上江水变白,胡三太爷见了朝胡忠仙摆手,胡忠仙急忙摇起白旗,两岸百姓见了,齐声呐喊,敲锣打鼓惊扰,将堆积如山的石头一筐筐,一袋袋扔到江中。

  白龙以为石头是馒头张开龙嘴吞食,却不料吃了一肚子石头,身体顿时沉重,黑老李从后追上,又厮杀在一块,吃了馒头的跟吃了石头的自然是不一样,只是短短的几息的功夫,白龙身形已经显得呆滞,江面浓雾中黑龙愈发神勇,岸边百姓见了齐声欢呼。

  往曰里这些百姓不过是蝼蚁般的人,生的苦,活的苦,谁都能欺压欺压,他们敬畏神明,神明却不保佑他们,他们辛劳,却常常吃不饱肚子,他们却从未想过反抗,因为他们的力量太过弱小,可是,这一次不同,他们虽然仍是弱小的一方,但同心齐力之下,左右了一场神龙之间的战争,意味着他们同样在战斗,在反抗,在向苍天发出呐喊。

  黑老李的胜利就是他们的胜利,是以每个人绝不吝啬力气,来往奔波,大声呼喊,神情振奋,就算累倒在地,仍是挣扎着爬起来,继续去搬馒头,去搬石头。

  一百一黑两条巨龙仍在翻腾厮杀,仿佛不共戴天的仇人,黑水,白浪,在江面上翻滚起伏,白龙久战不下渐渐焦躁起来,呼唤收服的虾兵蟹将王八丞相,上岸去抢馒头,却那里想到这些水中精怪,眼见两条巨龙拼的你死我活,都各自哆嗦着躲开,谁也不去触这个霉头,精明的知道这场大战胜负很难说,帮了白龙,若是黑老李胜了,岂不是要遭殃?所以听到了也当听不到,躲的远远,有些脑子不好使的,听到白龙号令,聚集到一起,兴风作浪,冲上岸边去抢馒头。

  虾兵蟹将若是在江中折腾,关外野仙真拿它们没个办法,可到了岸上,就不一样起来,但见万多个,幻化了人形的,没幻化人形的野仙,呼朋唤友,各展神通,刀枪齐出,虾兵蟹将刚一上岸就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但见狼哭,狐笑,一拥而上,好一阵撕扯,待这些野仙散开,岸上就剩下一些虾皮蟹壳,凄凄惨惨散落的那里都是。

  大江之中厮杀仍在继续,白龙没了办法,只能是强打精神应付,它也不是没想过逃掉,奈何黑老李纠缠得死死的,稍有不慎就是危机重重,如此白天过去,到了夜晚,大江两岸一众野仙,百姓,点起堆堆篝火,各个手举火把,将个大江照耀得如同白昼,不管什么时候,只要黑水上涌,必然是馒头落下,白浪翻起,就扔石头。

  如此这般杀了三天三夜,黑龙仍有精神,白龙却已是筋疲力尽,第三天的清晨,天色微亮未亮之际,黑老李又向水面上而来,白龙纠缠着黑老李紧紧跟在他身下,百姓眼见黑水浮现,急忙去扔馒头,三天之战,馒头所剩不多,也就够黑龙再吃一顿的,白龙按耐不住,猛然向上一窜,一双龙爪撕扯住黑老李向下一压,一个转身翻滚到江面,百姓已经开始扔馒头,却见白龙上来吞吃,不由得齐声惊呼。

  林麒早就等待这一刻,猛然大喊:“虎头,为师助你,给我狠命的砸!”

  林麒一声喊,虎头举着大铁椎猛然朝林麒跑了过来,双手张开,虎头一跃,林麒抓住他双脚,向上一举,虎头小小身形冲天而起,人在半空之中,力气已憋到最足,对准了白龙那颗硕大的龙头狠命的砸了下去,大铁锥犹如流星坠落,林麒犹嫌不够,一道天雷劈下,正好劈在铁锥上面,铁锥带着雷电光芒,向下更快。

  大铁椎被涂抹成了白色,白龙又已经饿得头晕眼花,眼见大铁椎呼啸而来,还以为是个大个的白面馒头,竟然没躲,反而张开嘴想要接住,但铁锥来势太快,嘴刚张开,轰然砸在他龙头上,顿时鲜血四溅,白龙吃痛已极,嗷!一声怒吼,猛然翻腾起来,却在这时,黑老李巨大龙爪抓住白龙撕扯到江水中。

  接着天崩地裂的江面翻腾不休,水浪冲天而起,比山还高,所有人都惊骇,忍不住后退,巨浪过后,江面忽然平静下来,蜿蜒绵长的混同江水,一点点变得黑了起来,胡三太爷眼见这一幕,知道混同江已是黑老李的了,叹息一声对林麒道:“水色变黑,天地神明都承认了你大哥为混同江的龙神,这条江是你大哥的了!”

  胡三太爷这话说完,风停雨收,一轮红曰跃出东方,照耀天地一片光明,大江两岸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朝江面看去,但见那条白龙浮尸江面,一条黑龙跃出江中,悬在半空之中,幻化人行,朝着两岸百姓,躬身施礼。

  初生的阳光照耀在黑老李身上,给他镀上一层金色光辉。他的脚下就是长长黑色的大江。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黑龙江!”

  这一声喊犹如水掉进了油锅,骤然炸开,两岸百姓齐声欢呼,大声呼喊:“黑龙江,黑龙江……”

  感谢:mrzero111111打赏588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