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三百四十七章 进城


  林麒与伽璨真的拼斗,所有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沾染到身上一星半点的瘟气和火点,这两位犹如神魔,折腾的天翻地覆,看得尼古拉亲王和西方所有的吸血鬼,狼人,女巫,心神悸动,不由得都冒出一个念头,东方不是他们能存在的地方,这里的人简直比教廷的圣殿骑士还要凶狠,更是野蛮凶狠到了极处,只要被盯上了就是个挫骨扬灰的下场。.

  伽璨真身死,尼古拉亲王四下瞧了瞧,当初的七千血族,狼人,女巫,连一半都没剩下了,凄风冷雨之中,东方法师一个个狰狞万分,使用着叫不出名字的武器,各种闻所未闻的法术层出不穷,追杀着每一个血族,狼人,女巫。

  天啊,为什么东方的法术竟然会有这么多种?尼古拉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血族的伯爵被一个道士用黄符定住,然后又突然冒出一团不知道那里出现的火,烧的伯爵连灰都没剩下,他所有的信心在这一刻被击毁,东方的神秘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尼古拉亲王一边躲避着中原奇人异士的追杀,一边哀嚎了一声:“孩子们,这里不是天堂,是地狱,跟着我一起逃吧,回去告诉所有的血族,从今往后,绝不踏入野蛮的东方半步……”

  尼古拉亲王闪身就跑,剩下的这些异域怪物,那里还有心思继续拼杀,急忙四处乱跑,朝着四面八方丧家之犬一般逃窜,但来都来了,那能如此轻易的就让你逃掉?许多刚杀出兴致来的奇人异士,大呼小叫,喊叫连天,四散开各自追杀。

  林麒杀了伽璨真,立在地上,一时有些虚弱,但他的身边,不管是异域来的怪物,还是中原的豪杰,谁也不朝他靠近过来,仿佛他就是一尊神祗,只能远远的观瞧,敬仰,月光照在他黑色的衣衫上,披上一层淡淡的银光,仿佛夜之神降临人间。

  一个竹山教的香主,眼见林麒神祗一般,情不自禁的高呼:“鬼师,鬼师……”

  喊声,开始停顿了一下,接着所有群豪,一声声的接了下去,高呼:“鬼师,鬼师……”起初还是只有几个人呼喊,越是向后,喊叫的人越多,连绵一片,滔滔不绝,此一刻林麒在江湖中的威望,已然达到了一个顶点。

  天空中所有的阴霾异象此一刻一扫而空,月光幽幽撒下,前面的大都已经再没有了半点抵抗之力,竟然有人悄悄打开了大门,徐达眼见林麒兵不血刃的拿下大都,抽出腰间宝剑,向着大都高声呼喊:“进城……”明军迈开步伐,刀枪并举,沉默着迈进了这已远离了汉家的四百年之地,这一刻,徐达名垂千古!

  林麒很忙,忙的有些脚不沾地,他送走了一**的江湖豪杰,还要叮嘱他们顺道追杀那些逃掉的异域怪物,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好好招待一下,不把各位多年学到的道法在这些怪物身上用个遍,岂不是对不起远来之客?

  豪杰们哄笑着答应,告辞了林麒,各自回去,有的干脆呼朋唤友,四处追杀在逃的西域怪物,若是抓住一两个,那可是大大的露脸,于是乎群豪四处散开,各自寻找,直到将仓皇逃命的这些狼人,吸血鬼,女巫,杀了个一个不留。

  尼古拉亲王只带了三个血族的伯爵历尽千辛万苦回到了欧洲,从此以后,血族立下规矩,永远,永远,也不要到东方去,因为东方的法师实在是太多了,也实在是太野蛮了,他们会各种各样说不出名目的法术,被抓到了想死都死不了,他们会在血族的身上反复试验自己的法术,折磨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直到戏弄够了才杀死。

  从中原逃回去的怪物不超过五十个,但每一个提起这次东方之行,都忍不住打寒颤,眼中冒出恐惧的光芒,从此以后,尼古拉亲王的定律就成了铁律,中原大地上,再也没有出现过西方的怪物,直至如今,

  送走了所有的豪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林麒也是觉得疲累,但每一帮每一派,都来向他告别,也不能寒了大伙的心,这些豪杰临走之际,各个脸上带笑,都说这一次杀的爽快,下次若是还有这事,只要鬼师一声召唤,必然还到。

  林麒一一笑着致谢,好不容易送走了最后一拨,徐达笑语吟吟的来找林麒,对他道:“皇上有口谕,让我传给你。”

  林麒笑道:“就不用跪下接旨了吧。”

  徐达笑道:“别人必然要下跪接旨,林兄弟与皇帝情分不同,何况就是一道口谕,我说你听着就是了。”

  林麒点头,坐在椅子上也未起来,要让他给朱元璋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