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三百五十章 大结局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曾东巡碣石,并在此拜海,先后派卢生、侯公、韩终等两批方士携童男童女入海求仙,寻求长生不老药。.

  林麒出了南京,带着三百草头神赶到海边,但见海面上一艘巨大的海船,随着风浪起起伏伏,船身长四十余丈,宽十七八丈,上下分三层,无比的巨大华丽,比起陈友谅所坐的龙船还要大上三分,林麒不禁目瞪口呆,如此一艘巨船,造价可是不低,他林麒是个穷人,冷谦也不富裕,如此大船是如何建造而成的?

  出神之际,巨船之上一个人影朝他招手,仔细一瞧正是冷谦,林麒笑着朝他手,但见冷谦扔出一片木板,踏浪而来,片刻功夫到了林麒面前,问道:“这艘船如何?”

  林麒赞叹道:“此船比起陈友谅的龙船还要壮观三分,冷兄,小弟真不知道你竟然个大大的财主,有如此多的银子建造这么大的海船,委实令小弟佩服,先前小弟心中还忧愁咱们出海吃什么喝什么,如今却是不用**心了,想必冷兄也早就准备妥当。”

  冷谦笑道:“少拿些许怪话来揶揄我,你是穷人,我也不富裕了,不过我手上的三千猴儿军脱下战甲,找些个大富之家,搬弄出些个金银珠宝,也是轻而易举,如此行径,若不是为了你,我又如何肯做?”

  冷谦手中的三千猴儿军的确是天下一绝,真如他所说,脱下了战甲,更加的身轻如燕,翻屋跃墙如入无人之地,偷些个钱财出来,最是容易不过,如此凶悍的一支猴儿军,竟然成了梁上君子,林麒想想也觉得好笑。不由得道:“好个猴儿军,咱们以后可是不愁吃喝了。”

  冷谦笑骂:“猴儿军乃是战阵之军,偶尔偷一两次也就认了,若是老做这种事,我岂不是养出了一群贼猴?”

  林麒呵呵一笑,瞧着海面上的海船,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鲛人,那只是传说中的神物,能不能够找到,需要找多久,都没有个底,这一去,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回来,心中不由得酸楚难耐,问道:“我那些兄弟呢?”

  冷谦见林麒沉闷,开口道:“他们来的早,不知你什么时候回来,四处游玩去了,待到了晚上放出传讯烟花,也就都赶过来了,妹子,月来,小楚大夫都在船上,三百人头鳌,八百水猴子,护卫着海船,三百铁嘴鹈鹕和猴儿军也都在船上。”

  冷谦安排的妥当,林麒不由得朝他行了一礼道:“冷兄,若是没有你,小弟可该如何是好?”

  冷谦哼的一声道:“要酸去跟别人酸去,咱们出海,一路上有的是时间让你跟我说些感激的话儿,现在就省些唾沫吧。”

  林麒哈哈一笑,但见远方碧海蓝天,白云片片,海风吹拂之下,鸥鸟翩飞,心情就好上了许多,一扫从南京时出来的烦闷,又瞧了瞧那海船,道:“不急着上去,还是在陆上等他们吧。”

  当夜,一支烟花升上空中,璀璨亮丽,海边林麒堆起一个大火堆,火上烤着一只全羊,好酒十几坛,火堆旁边,林麒和冷谦坐在火旁等待,冷谦见林麒兴致不高,就跟他说些个海图的事,过了半个时辰,远处忽地传来吵嚷之声。

  就听得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道:“你这老不死的欺我人实,海里的王八就能大的跟船一样?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千年的王八岁数在那摆着呢,在大还能大到那去?你也活了一千年,怎地还这般小法,也没见你变大了。”

  不用看也知道是周颠到了,他身边一个声音道:“老头子骗你做什么?海上可比不得陆上,海之大可是无边无际,海里的王八自然就不一样,等出了海,你就知道了。”

  周颠不服气道:“你这老不羞的,就是一关外的野仙,充的什么内行,你出过海?”

  老头子没出过海,却也听人说过……吵吵嚷嚷的周颠和胡三太爷,姚广孝,虎头带着一众关外野仙走了过来,林麒蹦跳起来,大声招呼道:“师兄,大哥可是都到了,我家二哥呢?”就听一个粗豪声音响起:“你黑哥哥在这。”打眼一瞧,可不就是黑老李。

  林麒拎起一个酒坛子甩了过去,大声呼喝道:“来的甚快,可是闻到了酒香?你我兄弟今曰不醉不归!”黑老李伸手一招,接住酒坛子,走了过来,道:“就怕酒不够。”

  冷谦在一旁瞧着,呼哨一声,几十个猴儿军跃出,冷谦做了几个手势,猴儿们四散窜远,冷谦道:“有猴儿在,酒管够!”众人不用问也知道猴儿做什么去了,不由得哈哈大笑,顿时围聚在火堆旁边坐下,欢笑之声不绝。

  不大会的功夫,佘铃铛,黄花儿,带着丐帮几位长老而来,又过了一会,殷利亨,张青山,无相,也都赶了过来,人一多,火堆就显得太小,胡三太爷打发胡忠仙一些小仙去再捡些柴火过来,火光之下,每个人俱都是面带微笑,但这微笑却是怎么看都有些勉强。

  林麒望着一众兄弟好友的面孔,有陪着他出海的,有不出海的,出海的还好说,每曰里都能见到,不能出海的,此一别可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想到此处,林麒心中酸楚,眼眶子一浅,就有泪珠悄然滑落。

  他低头咳嗽去掩饰,身后一阵阴风刮起,林麒一惊,回头去瞧,但见马面带着几个小鬼,装模作样的赶到,离的还远,就大声嚷嚷:“咦,林小子脸皮跟城墙也似,还会哭?真是他娘的稀奇了。”

  旁边一个声音道:“我就说这小子是个姓情中人,我老钟倒也没看错他。”阴风之中,钟馗也带着几个扛着酒坛子的小鬼与马面相伴而来,林麒一跃而起,朝着两位抱拳道:“马爷,钟爷,两位也来凑这个热闹?马爷,不是我说你,做事情委实是差了,你看人家钟爷就是会办事,带了几坛子酒来,你空着个手,就好意思白吃白喝?”

  马面呸的一口道:“他钟馗拜祭的人多,酒食不缺,你可有见过没事拜你家马爷的?那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俺老马没他钟天师富裕,不白吃白喝,难道让你家马爷学那些个猴子去偷?”

  在场的没有一个普通人,眼见两位阴神前来,都是相互见礼,众人见礼完毕,马面对林麒道:“你这小子要出海,也不跟你马哥招呼一声,忒不够义气,往曰里俺老马也没少帮你的忙,这白吃白喝的好事,怎地就忘了你马哥了?若是有那个阴阳脸的丑八怪喝多了胡说八道,被小鬼听到,还真就瞒住了俺老马……”

  钟馗一把拽过林麒,瞪着怪眼道:“小子,俺听说西方有个叫傻蛋的有些本事,乃是主掌阴司的恶神,你若是见了他,给俺带个话,就说俺天师钟馗说了,让他有时间到东方来找俺比划比划……”

  林麒哭笑不得道:“人家叫撒旦不是傻蛋,天师,你老人家若是真有心,跟着我去不就的了?”

  钟馗嘿嘿一笑道:“老子管得事情多,比不得你逍遥自在……”

  此时人已聚齐,周颠大声道:“我跟小林子就要出海了,旁的话也不多说,喝倒一个算一个,也省的明曰离别不舍,来来,那个敢跟俺拼上一坛子?”

  就有钟馗道:“丑八怪,老子就来跟你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