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章 即将到来的黑暗以及


  说起来,碾压态势的战斗,实在没有太多可以描述的地方。从不良们决定动手的那一刻开始,胜利的天平会偏向何方就已经确定了。唯一具有观赏价值的就是,张小小与太郎所经历的过程了。

  疼,浑身都疼。来自肌肉,骨头,肺腑的疼痛不停折磨着躺在地上的张小小。闭着眼睛,咬紧牙关,努力保持着自己清醒的意志。模糊的视觉,模糊的听觉,仅存的思考在自己空荡荡的脑海中不断反复。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无限延长了。

  诡异的歌声响起来,黑暗的世界又归来。似曾相识的声音,似曾相识的遭遇。黑蒙蒙的祭坛,空灵的空间。

  “你来找我了?”

  ......惊喜的声音?

  是因为疼痛感过强导致的身体自卫性昏迷吗?自己是在做梦吗?不对,我的意识还是能够正常认知的!但是...没有触觉,周围的环境也不能看清楚。幻境?

  ......

  “啊~~~~~~,即使是被近几年尼比市最闪耀的新星拜托,身为老年人的我也还是一点动力也没有啊。”

  “那就由我这个,年近半百的老头子来拜托你一下,执火者,我们的行动需要开始了。”

  富丽堂皇的大房间,即使在现代科技气息弥漫的当今世界,这种类似与古典技法的房间布置,也没有显得格格不入,反而显露出一种贵族气息。

  “在座的各位都是有着共同的信仰与目标的,都是为了洗脱自身与他人的罪恶而团结在一起的。现在这个时刻就要到来了,几天前,我们得到了神启,种子已经在这个世界上醒了过来了!”这这华贵长袍的白须老者,慷慨激昂的做着演讲。充满磁力的声音在宽阔的大厅里,反复增强,最终传到了,每一个与会者的耳边。

  “这个时代,已经腐朽了!这个世界已经破落了!凡世的俗人,抛弃了几千年的传统,没有礼仪,不知道德,沉浸于利益的追逐。放弃了对神的尊崇,反而认为意识是一切力量的源泉!可笑!我们的生命从何而来?!现在!神灵已经跨过了灵魂与现实的大门,即将从漫漫的时光长河中,降临于此,给我们救赎......”

  大厅中的人数,大概近百百人,大多数穿着深灰色的长袍,狂热的听着讲演者的宣告。当然,不是全部。

  “我这把老骨头,...终于要交给神了...”

  ......

  张小小觉得自己确实想起来了一些东西,比如鹰眼的用法,自己的基本内功,但更多杂乱的记忆,让张小小分不清楚,到底哪些是自己刚刚回忆起来的。各种各样的记忆毫无逻辑的混合在一起,就像一个荒诞的梦境。

  就算是校园暴力什么的,终归会结束的。而没有力量选择报复的话,也只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上课听讲了。况且,在这个世界,学习本身也就伴随着力量的增长。

  你不得不相信的一个现状就是,这个世界的阶层,比地球固化的更厉害。一个小小的家族就能拥有几百年的历史。从这几天,看到的书中,张小小已经明白,自己想要出人头地的几率确实不怎么大,当然这是建立在自己没有过目不忘的这个能力的基础上的。

  虽然说,大量的异世小说,都会有**丝奋斗崛起的桥段,但是呢,即使从书中的描写也可以看出,需要多大的气运了。对于这种个人实力就很厉害的世界,你厉害,就意味着你后代还会很厉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即使近代科学的出现,使平民阶层多了另一条上升渠道,但是不同于神秘力量的传承。神秘力量的传承,在整个社会群体上看,表现出不稳定性,一个强者说没就没了,但是,具体到个体,稳定性还是很强的,因为一个强者,就意味着他的家族内部内获得更多的资源。

  但是,科学,表现得是群体的稳定性,与个体的不稳定性。一个大科学家的后代是大科学家的概率,显然没有一个高星修炼者的后代仍然是高星修炼者的概率高。

  所以说除了最初的几百年,因为信息交流的原因,是某些科学家,可以通过垄断知识崛起之外。在近几百年,在贵族强行推动科学无国界的今天,新科学家往往只能沦为研究者。

  。。。。

  因为已经预习过老师讲了的内容的缘故,张小小坐在座位上,漫无边际的想着一些奇怪的内容。老师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

  不过不合群的举动,总是会引人注意的,况且是当对方有心的时候。

  “老师!张小小上课睡觉。”

  ......

  张小小哭笑不得的看着坐在旁边的萝莉,【呀这世界上爱维护纪律的正义伙伴这么多?】

  被人点了出来,按张小小的行事方式当然不会坐着不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态度诚恳的朝向还没反应过来的老师说道:“对不起老师,我确实睡觉了!”

  想掩饰一个错误,所要付出的代价,往往比错误本身更加高昂。况且,张小小本身也不认为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