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章他的眸子有整个星空


  “到底是什么宝贝让你这么眼红”东乙看着山崖下简单搭建的营寨问道。

  “管他的,只要是宝贝就行。”蔡紫忆拍了拍东乙的肩膀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又说道“放心只要事情成功了我绝对亏不了你。”

  “得了你,你对叶封了解多少?别赔了夫人又折兵。”东乙看着蔡紫忆说道。能从这么多人手里抢夺到所谓的宝贝而且还有这么多的追随着必然实力强横,最对不是他们现在能对付的了的。

  “放心吧,在进来之前我就了解过一些人,叶封虽然实力的确强大但是这个人最大的确定就是太性情而且狂妄。”蔡紫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

  “所以你就用美人计?他要是不吃你这一套怎么办?”东乙问道。

  蔡紫忆靠在巨石上摆出一副妖娆动人的样子,双眼迷离,长发如瀑一席长群飘动问道“我美吗?”

  东乙咋了咋舌没有理会,只好把视线移到别出。

  “哈哈,连你都不好意思了何况他。”蔡紫忆讥笑道。

  东乙无奈的摇了摇头,论姿色蔡紫忆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而且她的性格也很让你亲近,东乙心里暗自还有几分把握。

  营寨中心的一处木屋内,一个红发男子正坐在桌子前打量着一个拳头大小的蛋,这并是蔡紫忆嚷嚷着的宝贝。

  这颗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宛如就像一颗普通的鸟蛋。只是放在手心的时候会隐隐传出些许的炙热感。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连你都出手了。”一个少年推开木门走了进来,他名叶祁连是叶封的弟弟十二三岁的样子。

  叶封没有看他,只是展开双手悬空而放,突然那枚蛋腾空旋转了起来,四周的空间陡然有些上升,而整枚蛋都燃气了熊熊烈火。

  叶封只好收手,他已经四通大圆满快要半步步入三幽境界了,稍微可以沟通自然灵力转化为道法,这不知是他多少次想注入灵力进入到蛋内想一看究竟可是,这枚蛋却格外强大,一旦有灵力想进到蛋内它都会自主反抗。

  叶封转过头看着也祁连说道“这不仅是宝贝还是第一无二的宝贝,这是一个活蛋,而且还没出生就能沟通大道规则灵力自我保护,这可能是一只灵兽的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等出去后我会抓紧练习的,多读些书,不要总是一副孤陋寡闻的样子。”叶封刚准备继续说下去就被叶祁连抢了话,而后叶祁连又说道“好了哥,你这几天这些话一直挂在嘴边我都快听疯了,你看你看耳朵都长茧了”叶祁连一边说一遍揪着耳朵给叶封看。

  叶封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个弟弟是修炼的天才天赋绝不比他差可正是因为如此从小就被家里的人给宠溺坏了,整天游手好闲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

  “看好它“叶封叮嘱了一句才安心离开。

  “知道啦,你快去吃饭吧!”叶祁连回应道。然后把玩着蛋,自语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还不能放进空间储物里面。”

  “吼!”兵冢里不时传出兽吼仿佛震的整个洞穴都快塌陷了一般。

  “呼”甄鳕深习了一口气,刻画阵纹几乎抽空了她所有力气,休息了好些时才回到鼎峰状态,她默念安魂曲小心翼翼的朝洞口外面走去。

  她早已深入洞穴不知道多远了,虽然只是在外围,可是这里面的凶兽个个都危险恐怖,若不是持有安魂区绝对不可能一个人深入到这里。

  安魂曲乃是宁妖经里面的初级经文,连精髓都算不上。据说宁妖经是这个纪元最后一个证道者蔡姬所著,是她的道源之本,如果能完全理解宁妖经绝对可以成为无上高手。可是早在一万年前随者上仙蔡姬的消失这部经文也随着消失了,就连甄鳕的家族也只拥有安魂曲这一段经文而已,可这也体现出了甄鳕家族底蕴的强大。

  而上仙蔡姬更为神秘,据说从出世到证道一路横扫诸天万敌,重无败绩。可是她的身影也仅仅只在穹庐这颗古星上存在了五十万年而已,相比其他证道者相比实在是太过于短暂了。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何方,是生是死。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默默无闻然后遽然崛起一路证道。这是一个神秘的女子强大的女子,一生无败绩是前贤证道者无法比拟的。

  不知过了多久甄鳕才走出洞穴入口,这只是进入兵冢的其中之一的入口,但也是最危险的入口,因为这里面蛰伏的妖兽与凶兽比其它入口的妖兽凶兽不知道多了多少倍,甄鳕回头望了望洞穴里面,漆黑一片,她皱了皱眉,她认真感悟了之前刻画的阵纹可是始终不知道这是什么灵阵,为什么要将灵阵刻画在最危险的入口内?予以何为?她叹了口气,又摸了摸胸前的项链喃喃道“东乙你再哪里?还好吗?”然后纵身一越消失在夜色中。

  十陵是古前无上高手幻化的一片小世界,这里所有的景物亦真亦假,虚虚实实。就像夜色中那一颗颗偌大的星辰,有的是真的,有的则是灵气所聚集而成的。这种景象绝非是一般人可以看见的,起码已现在的能力而言东乙和蔡紫忆绝对见不到。

  一颗颗巨大的流星划过,被这硕大的宇宙拉成了一颗颗拳头般大小的火球飞快的穿梭而过。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你说,曾经也有人就像我和你一样在这里看着流星吗?”蔡紫忆坐在草地上拖着下巴问道。

  “那你说,以后会有人像我们一样坐在这里看流星吗?”被东乙这么一问,蔡紫忆愣了愣,想说什么却又止住了。是的这一秒一分一时一刻过了就是过了就在也回不来了。在时间长河里,或许会有相同的事,相同的感觉,相似的话相似的人,但是那只是如同一颗树枝上的叶子,归根了的就是归根了的,新生的就是新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