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章 暴乱前兆


  日子如流水,蔡紫忆也并急于查探那枚蛋的事情,而叶封与叶祁连也并没有打算告诉她她的体内多了一枚蛋。

  又是一场碧落黄昏,十陵古界因为灵气充足这里的景色比外界更是宏伟壮丽了不知多少。而此时的东乙趟在一颗偌大树枝上懒洋洋的欣赏着风景,火红的残云,七彩的天际。或许因为枯燥,他开始有了些困意。

  他进入十陵古界的目的与其他人比起来单纯了太多,进入兵冢获得自己的兵器。仅此而已。对于什么机缘亦是来之安之从不强求。

  像他这样的人有很多,也活的越久,除非真的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东乙起身打了个哈欠,睡意渐浓,突然他元丹深处犹如海啸一般狂涌元实犹如触电般一惊,甄鳕,蔡紫忆,黑子,风陌,小米的等等一些故人的画面逐一在脑海里闪过,东乙如同噩梦初醒一般浑身冷汗,他站起身,望着北方,一样的火烧般的红云一样的七彩边际,他摇了摇头,脑袋还一阵都抽痛,他靠在树干上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纵身消失在茂密的树林里动作很少迅速没有隐藏气息,这样的将自己暴露在危险地带无非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可是今天却有些不同,除了惊起一些鸟禽却丝毫看不见其它的凶禽与灵兽。着实有些诡异。

  在兵冢入口之一,黑子看着方圆无数的入口问道“兵冢怎么有这么多入口,光附近就有十几个,更何况其它的地方。我们怎么知道东乙和甄鳕会在那个入口进去”

  风陌耸了耸肩也很无耐“现在还早进入兵冢一旦寻到兵器就会立即传送出去,你看现在兵冢入口附近几乎看不见人影,他们还忙着寻机缘呢!急什么!”

  “那要不咱们也去找找机缘?反正还早。顺便找找小米!”

  “你忘了进来的时候刘老说的话吗?我们的目的只是进入兵冢然后安全回去陪他老人家喝茶下棋!小米下落不明十陵古界这么大怎么找?再说了甄鳕说了米儿估计现在是安全的,我们别自找麻烦。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吧!”

  “好吧,都是我不好把米儿弄丢了!”黑子低着头像个孩子似得自责!

  风陌摇了摇头,无奈的拍了拍黑子的肩膀!他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好像一切冥冥之中注定着什么!

  兵冢深处,柳群手里拿着一串佛珠嘴里一直吟诵着经文如同一位古佛若不是浑身萦绕着妖邪的黑气仿佛真是一位得到高僧般!

  “哒哒”柳群闭着双眼,一步一步朝着黑暗深处走去,洞穴很黑也很安静看不见一点光芒,静的就算他在怎么小声吟诵着经文也能荡起轻轻的回声。他很空明却又如同鬼魅一般让人窒息!

  他不知道这样漫无目的走了多久,直到远方微微露出亮光他才缓缓停下脚步,露出了一抹微笑。却让人惊悚!原本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眼神里露出无比贪婪激动的目光,如饿狼看见活食一般!

  “起阵!”他怒吼道,声音带着丝丝沧桑。如同花甲老人一般,和他稚嫩的面容完全不符!

  两个字如同冬雷炸响回荡在整个十陵古墓!

  “老祖?”甄鳕在远方听到这声怒吼顿时一惊!双手捏印一道紫色光芒从她身体飞出眨眼间没入之前布置的灵阵中,本来幽静黑暗的洞穴陡然散发出幽幽的紫光,幽静的洞穴也响起了无数声灵兽的哀鸣!从兵冢到外面各种哀嚎与怒吼!

  整个十陵古界都在颤抖,宛如炼狱!

  而在十陵古界外面一群长老守在祭坛外突然感觉到了异常,散发着活力的祭坛瞬间变得暗淡,“全力激活祭坛,不要保留启动一级警戒。”

  “嘭”的一声话还没有说完,整座祭坛瞬间崩裂的稀碎!十几位长老都被震的大口吐血!

  就在只剩最后一丝光亮的时候一座宏伟的法相出现在祭坛上方,散发出庄严的气息,他双手结印金色的光芒笼罩着崩碎的祭坛。

  “所有学员听令,全体撤离,所有祭坛已经激活快速撤离!“一声威严的声音从祭坛外传入到十陵古界,如之前那道怒吼一般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唯一不同的只是这道声音显得更为神圣与温和,原本如同炼狱的十陵古界渐渐恢复了平静。兽吼嘶鸣渐渐消散,大地不在颤抖,路块不在迁移,河流不在汹涌!

  “掌门,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以为长老问道!

  “不要多语速速,打坐恢复身体,也许会有恶战!”宏伟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没有传进十陵古界。

  十几位长老点了点头立即打坐修复伤势,不知多少年没有人敢打沧琼学院的主意。既然有人敢打他们的主意必定有备而来他们必须严阵以待!

  而就在洞穴最深处,柳群依旧吟诵着经文,一步一步向着那道光缓慢的走去,当他听到那道声音的时候嘴角露出讽刺的讥笑!

  “风陌,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黑子一脸茫然的看着一脸惊愕的风陌问道!

  “不可能不可能,千百年没出过事,不会这么倒霉让我们遇到了。”风陌额头渗着冷汗,又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跟黑子说话。他闭上眼静了静看着黑子“走,我们赶紧出去,最对不能走散,不论找不找的到他们,我们必须出去,听到了吗?”

  “怎么了这事,弄得吓死人。”黑子扰着脑袋还一脸茫然的问道!

  “我问你听到了吗?听懂了吗?”风陌着实不想在和黑子这个榆木脑袋解释怒吼着。然后自己转身飞快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