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61章,砸了承天门


  当天夜里,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后半夜,天开始下冰雹。

  二月二龙抬头,老天总会有些不同反应,下冰雹算得上是常事。

  第二天早晨,俞悦没起来,听着冰雹打在屋顶叮里咣当,天色暗,以为夜里没下完。

  外边黄狗狂吠,一会儿听得好多人惊呼。

  俞悦掀了被子往外跑,身子飞起来又摔回卧榻,趴在庄上弦身上。她杏眼使劲儿瞪他,戳他脸,一大早又做什么?欺负人明儿将他卖了。

  庄上弦冷冷的盯着月牙,被欺负,她拿什么卖他?说说看。

  俞悦想起小时候听的故事,找机会将他灌醉,把他卖了,拿着钱就跑。

  庄上弦起来,给月牙穿好衣服,又抓着她脚丫左咬一口又右咬一口,让她跑。再咬两口,月牙的脚丫好软,又白又香,突然有种奇怪的想法。

  俞悦一脚踹他脸,脚感貌似不错?

  庄上弦咬着她左脚,给右脚先穿袜子、鞋子,再给左脚穿,穿好抱着月牙咬一口。

  俞悦呸呸呸,好像自己咬自己脚,她小时候都没干过。

  庄上弦冷飕飕盯着月牙,要不要现在干?

  俞悦推开他冲出去,外边冰雹还在下,看着更恐怖,又是天灾。

  地上已经厚厚一层,比积雪更壮观。一些大的像鸡蛋,下下来四处滚又弹。一些比鸡蛋还大,弹都弹不动,砸哪儿哪儿一个坑。

  这小院去年冬天防雪灾好好加固过,但可以想象,这冰雹得砸坏多少东西。地里的菜、庄稼基本完了。桃园的桃花更甭想,估计幸好是夜里,人在家,否则在外面也得砸伤不少。这样看雪灾还算温柔。

  “看那个!”双鱼站屋檐喊。

  “看这个!”曹漭骚年冲出去捡一个回来,是抱回来,有人头这么大。

  “往你头上砸。”俞悦出馊主意。

  “行,来试试。”曹漭骚起来能上天入地,把冰雹给一叔,自己跑出去,摆好姿势,吼!

  伙计没犹豫,冲出去再冲上天,模拟老天下冰雹,往下砸。

  嘭一声曹漭脑袋砸一个包,嘿嘿傻笑,再抬头望天,吓得魂飞魄散。

  伙计感到一阵寒意,忙抬头,只见一个冰雹大石头似得朝他砸,他下边是曹漭。叔力爆发一声吼,飞快落地将曹漭踹开,再一拳轰向冰雹。

  咔嚓一声脆响,冰雹好像盛开的烟花,满天的冰花。

  俞悦看见花开眼睛放光,一头冲外边:“今儿龙抬头,谁能把《青龙经》练上去,主公有重赏!练《罗汉经》的,来把自己当罗汉,好好享受冰雹的洗礼!”

  众人一阵欢呼,小院容不下,冲外边,一个个要冲上天。

  双鱼忙喊:“我们呢公子?”

  俞悦应道:“桃园,护花。或者新房,保护昨天大梁。保护咱的家。”

  一伙人再次激情四射。青墨园已经成了大家在邯郸的家,保护青墨园人人有责,冲!

  庄上弦和夜j殇出来,看着妹子,这样也行?

  俞悦两眼望天,为何不行?练功练的是精神,练的是一口气。大家到邯郸,受了压抑,也安逸,这会儿给大家鼓劲,也是一场战前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