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64章,粮草问题要解决


  三月初三,皇帝告庙,拜墨国公庄上弦为大司马大将军,授节钺,赐青龙旗、白虎旗。

  大司马大将军仪仗本来就有各种旗幡,这青龙、白虎旗是皇帝仪仗用的,有代皇帝御驾亲征之意。

  罗擎受不放心,总得变着法的盯着庄上弦。

  俞悦心想皇帝仪仗,皇帝又没规定谁来做,这时也懒得跟他隆

  声势@赫,回到浴德院,这儿比以往更是人多热闹。

  大司马大将军之前已经连同兵部下令,增兵二十万,其中十万到齐,即刻出征。

  这些人都是来加入庄家军,往往父子兄弟甥舅或一家到齐,有的被选上,有的没选上求着做民夫。大家愿跟着主公打仗,也不愿呆家里。

  呆家里不定朝廷加收什么税,把人往死里逼。加入庄家军没准还有一条活路,现在的庄家军和以前明显不同,不会让大家为狗屁朝廷白白送死。

  征兵本来应该在邯郸城外,在城内乱哄哄影响社会稳定,其中不乏偷鸡摸狗,打架斗殴。但大家乳儿似得离不开主公,反正浴德院地方大,又在邯郸南边,离北边三十里远。不远又是一城门,大家进出蛮方便。

  不过数日,征募的新兵已超过五万。

  一些女人、婆娘女汉子,也强烈要求加入庄家军,做民夫也行。

  这是青墨园建设大家得出的经验。有些事还得女人来做,一家人在一块有个照应。打仗不是儿戏,但大家对主公就是信任!信仰!

  俞悦和庄上弦回到青墨园。

  梧桐树上已经一串串的花苞,陆续开出几朵花,像一个个小喇叭。碎娃捡着梧桐花,把喇叭口一捏,吹的叭叭响,四处乱跑比谁喇叭吹的更好听。

  梧桐树下青石台,依旧是凤凰台,聚集一大堆人,大吵。

  俞悦下车过去,看咸向阳和梅济深吵得面红耳赤,贾鹏和曹漭要干架。

  贾鹏、贾鹞都从青岩回来了,要打仗他们岂能错过?

  征募那么多新兵蛋子也打不了仗,还得他们带。贾鹏、贾鹞在青岩带了一阵人,有实力有经验,这几天忙得团团转。

  庄家军还有一些人,不喜欢邯郸,直接去找咸清顺便做准备。

  俞悦问贾鹞:“又吵什么?”

  贾鹞一脸酷,坚持朝主公发展:“还能吵什么?兵部咬死没钱没粮,没盔甲兵器,没战马没骡子什么都没有。这是要主公裸奔。大家在瞎吵也没一个正经主意。”

  咸向阳一身大红战袍奔到俞小姐跟前:“怎么没主意,去砸了兵部!”

  俞悦看着她胸器:“主意不错。”

  梅济深也过来,帅哥戎装冷又酷:“砸了兵部也没用。”

  俞悦琢磨着点头:“说的似乎也没错。”

  贾鹏揪着曹漭骚年过来,他自己就是从熊孩子到骚年到现在,收拾曹漭足够:“这小子说这仗不打了,为什么不打?我们殷商国都不怕,还会怕罗宋国一群脓包?这些脓包都收拾不了,还怎么去打殷商国?打了殷商国也不服!”

  俞悦乐,说的这么有道理,咱现在是退路都没有,必须干!

  庄上弦过来盯着月牙,忙一早上不累,不休息,还跟他们磨叽什么?

  俞悦将主公推开,他和咸晏、那些旧部老将商量大事去,这点事儿交给她就行。

  庄上弦知道兵部那点破事儿,一眼冷飕飕的扫过诸位:“寡人命残月为长史,加游击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