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65章,是借,不是抄家


  街上围观的脑子集体当机,打死他们都想不到。

  呼延家大门,就这么翻了。呼延家弓箭也拿出来,现在刀枪剑戟都属于限制类。

  弓箭不说杀伤力比刀枪强,但远程攻击威胁不小,能直接射到街上。

  街上一些人立刻咒骂呼延家。仗能打成这样,兵部尚书肯定要承担责任,虽然他已经死了。

  俞悦好在绝招随时准备着,从兜里掏出一把石子儿,扔过去。

  呼延家弓箭手赶紧调整,对准残月。

  俞悦随夜风飞上天,兜里又掏出一把石子儿,扔过去。

  流星坠落的时候,呼延家弓箭手倒下一片。贾鹏、贾鹞等再次冲上前,将他们放翻。

  俞悦挥手,伙计带头,各队长带着庄家军冲进呼延家。上万人进去,几乎将呼延家淹没。到处都是火把,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双鱼扔下平王府的小姐,带着一些丫鬟、婆娘也冲进去,当开开眼界。

  平王府、呃是呼延家、看着和王府差不多,没准比王府更奢华。

  夜里点着灯,到处金光闪闪、珠光宝气;灯盏都是珍贵古董,烛台是华丽艺术品;金银都像不要钱,一盆牡丹却是宝贝。

  双鱼在青岩、马赛城国公府其实见过世面,但丫鬟婆娘、庄家军新兵基本都没见过,钛合金狗眼瞎了又瞎,看着仕女画口水直流,难怪公子要来呼延家借钱。

  唐佳激动的抱了牡丹出去向公子献宝:“这花盆是白玉的!”

  俞悦大声怒斥:“你来借钱,不是抄家!这能吃还是能穿?什么时候还这样虚荣浮夸?”

  纪王世子在外围喊:“这样的名品能值千两黄金!”

  俞悦忙转身问:“那你买不?给你打五折。头一件要不就算你一折。”

  纪王世子犹豫一阵,忧郁的应:“行吧。我让人回府准备银票,很快就好。”

  俞悦吩咐丫鬟:“去送给世子,小心别摔了。花娇玉贵的你赔不起。一百两黄金能养活百八十个士卒,这花也算为国出力为民捐躯。”

  唐佳心想这样就不虚荣浮夸了,也不算抄家。

  一个新兵糙汉子抱着仕女图跑出来向公子献宝:“这又是丝帛又是金边,值老多钱。”

  俞悦大声怒斥:“说什么浑话!这是珍贵的艺术!不过确实值钱,对打仗没用,一千两白银谁立刻拿走。”

  夜色中一个很体面的女管事过来,一手交银票一手拿走仕女画。

  纪王世子的银票也送到,俞悦很快赚了二千两,心情好。

  街上围观的脑子纷纷关机重启,一阵无语。

  这不是抄家,抄家充公;残月要直接将呼延家卖光,银子都归她口袋。

  呼延家已经几百号人,都扔到古松下。古松是够大,庇护着他们,貌似一个重伤都没有。

  盗亦有道?大家乱想。今儿只求财不劫色?这样也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重点是,呼延家的东西被贱卖,大家要不要买点回去?

  这样的机会难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大家也算为打仗捐躯、是捐款。何况银子是他们掏的,他们吃亏?

  很快呼延家搬出一批古玩玉器,古铜鼎、沉香木雕的荷叶、羊脂玉雕的富贵相连、三尺高的珊瑚、整块华美的玳瑁,让人眼花缭乱,流口水,果断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