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79章,庄上弦的风流史


  今儿天气不错,雪后初霁,冷风中一阵阵血腥味,一声声惨叫**。

  亲兵指定故意的,把乐进打的嗷嗷叫,半天没昏过去。

  左边剩下三分之二,冰天血地等待命运判决,吓得也哆嗦。他们中有些人是无辜的,或者蠢,被刘云芳一伙稀里糊涂坑了,或贪图好处被坑了。

  有一些是第二次站这儿,上次跟着钱大一伙,那也算庄家军旧部。

  中间,赵龙被他孙子坑了,气的吐血。

  赵云是谁?长帅,人慧,就该和庄上弦一争高低!看着庄上弦高高在上特嫉妒!

  赵龙使劲拽他孙子跪下,起码先认个错给主公面子知道不?

  赵云貌似刘克敌上身,甩开赵龙,冲台上指着庄上弦喊:“你不就是仗着出身比别人好?可以为所欲为!让人送死面不改色,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赵云早就想说这事儿、很多事儿、刘克敌叔侄上身:“那些也是庄家军,你怎么不操练好?把好的挑走,剩下歪瓜裂枣破铜烂铁垃圾废物!我祖父能把他们操练成这样,若是换上你这些人,绝对不比你差!”

  左边一万多垃圾废物,听见,都来气儿。

  若非这些所谓庄家军旧部来霍霍,他们会这样?回想大司马在赤峰城几个月,他们好像还不错的。混日子也有声有色。所以到底谁不行?

  一些被骗来的新兵等更恨。谁遇上骗子都不爽。这些骗子还有脸摆出这副嘴脸。

  赵龙急的不行,左边现在算他势力,若是在战场这样抛弃他们,绝对被唾弃。就这样得罪人,以后谁敢跟他?看庄上弦还收买人心,他孙子就会拆台。赵龙一急之下,扑上去一巴掌甩孙子脸上。

  赵云正意气风发,将庄上弦难倒,再想法儿将他亲兵弄来。

  赵云今儿也倒霉,被他祖父一巴掌甩飞,差点又失禁。

  赵龙回过神又心疼孙子,回头看一眼硬是理智的忍住,跪主公跟前哭诉:“老朽教孙无方。”

  俞悦抢话:“所以你能把兵带好?”

  贾鹏接话:“如果我是他孙子,他一定能教好。”

  贾鹞一脸酷:“你祖父和你父亲早都战死了,别乱认祖宗。”

  所以这几个意思?是赵龙应该赶紧去死?这样他孙子就能茁壮成长?

  大家看着赵龙,老头挺悲催。他开始确实想做点事,奈何有个好孙子,霍霍的本事不输刘云芳。不过赵龙不护着,他孙子也霍霍不了。

  庄上弦挥手,贾鹏、贾鹞退下。

  俞悦朝着左边喊:“你们都承认自己是垃圾废物!有谁不愿做废物的,到前面!”

  左边一万多人,听得清楚,不少人气血逆流。是废物也不能认。

  俞悦喊:“想为自己争口气的,到前面!”

  有些人第二次站左边了,赶紧奔前头,这是最后活路!

  有些被骗的,有点血性的,都奔前头。三分钟站出来七八千,陆续又有人稀里糊涂的跟着出来。前面站上万人可以,稍微挤点。

  剩下的,没想好,或者吓得腿软爬不动,乌合之众,用筛子又筛一回。

  俞悦不管他们,朝前面喊:“大家是不是男人?”

  不少人喊,不少人没喊,蠢蠢的真不像男人,难怪谁都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