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80章,复仇序曲


  北军最后边,挨着北边山。山下大片校场,山上没校场,同样能操练。

  一大早,鸡鸣,相当于凌晨一到三点。

  熬通宵的刚吃过宵夜准备开始。丁营公子兵已经被拖到山下。

  天是黑漆漆,地上白花花,夜里的霜正在开花,偶尔化成水滴到脖子里,凉快啊。

  丁营一队早就排好队,气势和庄家军精兵类似。

  支纳是队长,人高马大,老爹是大将军,自己是三层高手,什么时候突破的?反正气势凛然,一脸憨厚最像傻大兵。做好排头兵,影响一整队。

  申胥竟然混上副队长,作为平王外孙,仪表堂堂,卖相好智商不欠费;早就没有肾虚的毛病,穿一层单衣,挺着胸精神抖擞,绝不会哆嗦着像个有病的。

  后边萧展匡、钱立春等都适应了庄家军的规矩,这里没有老爹老祖宗是谁,只有兵,只能靠自己。

  干得好有赏,干得好上!申胥能做上副队长,谁好意思输给他?

  不好意思?那就一个比一个拼命的干!不为庄家军,至少得为自己面子争口气。

  一队就是这气势,人人争先,年轻人充满朝气与锐气。

  二队在一队旁边,大家都是公子哥,聪明着,也明白了庄家军的规矩。但他们没准备把自己卖给庄家军、庄上弦,在这儿又不能反抗。所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不挨打,差不多就行。他们身份不同,追求不同。

  典型的心思多。有的是被逼的,有些总不能被庄家军退回去,留在这儿别人不知道他们做什么。还担心,庄家军不将他们全须全尾往回退。

  队长是伍彬,从他们中间选队长指定乱套。

  副队长梅济深兼任,和队长伍彬一样平时不出现,二队很自由。

  俞则绅就在二队,一大早又在动歪脑筋,桃花眼给李建岽、常项等媚眼乱飞。

  李建岽、常项等在三队。

  三队不叫垃圾队,而叫关爱队,属于需要关爱人士。

  比如打一百军棍,重伤未愈,就调到三队。大家都明白,这是让他们带伤坚持操练。爱之深责之切,希望他们能尽快明白做人的道理。

  比如钱立春、及一部分庄家军旧部的儿孙,被扔到丁营,一开始就在三队,看他们表现。还有救就捞出来,没救了继续救。

  常项一伙被弄到丁营,赤峰城又搜罗了一批公子哥,现在都在。

  三队热闹,特热闹,大早上像一群夜枭、猫头鹰。

  老队员像李建岽,一些伤员,穿一件单衣,打着哆嗦跺着脚,诅咒适当控制一下。

  新来的没一个受得了!伙食、夜里睡硬板床之类,这不是夜里?这床都没了,衣服也不给穿,造反!哗变!

  “庄太弦,你是要故意整死我们!”

  “贺高俅!我是你表兄!你竟然为虎作伥,向庄家献媚!”

  “我要困死了,不行我要回去!这么早别人都没操练,绝逼是故意!”

  “没错!别人在睡大觉,我们不服!我不从军了!”

  一些向来嚣张跋扈的纨绔公子,破口大骂,脏话乱飞。这样静的夜,能飞十里远,好在离城远。

  老天被吵醒,或者恶趣味,霜如下雨,一阵夜风一阵冷,地上一层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