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章 新的开始


  离陆旭第一次从镜子中看到自己,已经过去五天了。在这五天里,陆旭从最初的震惊,到随后的坦然,心里上经受了常人无法理解的挣扎。曾经无数次从小说中看到过穿越这个词语,没有想到现在会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从荒诞到现实,陆旭真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现实之中,还是活在梦中。从一个集团的董事长,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这样的身份落差,他一时间真的难以接受。即使曾经的陆旭背负巨额债务,他也不愿意成为这个穷小子,而且是一个殉情的傻小子。

  不过,随着几天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个傻小子的父母出奇地好。他从他们的身上找到了久违的亲情,自己父母早亡,现在能有这样的父母疼爱自己,貌似成为这个傻小子也不错。至少不用每天勾心斗角,处处提防对手,每天生活在伪装的面具之下。以前作为浪天涯集团董事长时,虽然可以呼风唤雨,但是,却没有一天能够睡个踏实的夜晚。梦魇总是缠绕着自己,风光无限之下的落寞,只有自己才能够体会。

  现在自己有这样一个机会重新做一个普通人,未尝不是一种幸福。虽然收入少点,但是至少不用勾心斗角,不用在尔虞我诈中针扎。富人有富人的痛苦,穷人有穷人的幸福。重生的陆旭现在只想做一个普通人。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陆旭既然有着重生的机会,又怎么可能对前世的仇恨一直无动于衷。也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就在他准备坦然接受新的身份的时候,偶然间打开电视,新闻中关于浪天涯集团易主的消息彻底激怒了他。浪天涯公司不仅没有倒闭,而且重新得到注资,而自己的跳江自杀,正好成全了那对贱人。当陆旭看到张孔平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惺惺作态的样子时,陆旭的双手不由自主地被紧紧握在一起,就连指甲深深地嵌入手掌之中,他都没有发觉。鲜血一滴滴从手掌中渗出,滴答滴答地掉落在地上,溅起一团绚丽而妖艳的血花。

  陆旭暗暗发誓,既然上天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一定要珍惜。亲手夺回失去的一切,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唐熙林,以前的陆旭从此消失了,他一定会让失去的重新变成拥有,让失败不会永远成为遗憾。该是自己的,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穷尽一生去争斗。不过在此之前,他清楚必须先解决一件事,那就身份问题,没有合适的身份,就没有立足的根本。

  对于现在的身份,陆旭还是基本满意的。没有任何外债,人际关系简单。曾经的唐熙林虽然落寞一些,但是却如同一张白纸,自己想要描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引起任何的猜疑,相反,如果自己做成功了一些事情,只会认为自己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到时如果性情上有什么大的变化,还可以归结于这次跳江自杀的原因。

  解决了身份的问题,陆旭这个名字就不再适合用了,现在名叫唐熙林。唐熙林自己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家庭关系和经济现状。父亲唐猛,母亲蒋丽芳,父母靠在黄浦江上捕鱼为生。属于最为普通的一群人,没有高的收入,仅仅能够满足基本的生活保障下,略微有一些结余。再加上现如今,黄浦江上的鱼群越来越少,绝大多数捕鱼人也逐渐改做他行。而唐猛却一直在坚守,更能够看出是一个固执而不知变通的人。他们夫妻二人,每天清晨乘着小渔船在黄浦江上收网、收笼,三百多个网、笼都收完,早已是晌午时分。这点上可见夫妻二人足够勤劳。而且,据唐熙林观察之下,因为辛勤的劳动并没有换来丰厚的回报,生活愈发艰难,即便一直固执的唐猛也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坚守下去。因为实在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现在只要唐熙林再添一把火,唐熙林有足够的把握改变唐猛的想法。

  唐熙林决定在他们夫妻二人回来之前做一顿饭,改变一下自己在他们心中固有的想法。这样自己后面才能够掌握主动,否则,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会被唐猛认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情况就要糟糕很多。至少在短时间内,自己的所有行为将会受到来自他们夫妻二人的掣肘。这种情况是唐熙林现在极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现在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来改变自己在两位老人心目中的形象,从而为下一步的计划铺好道路。

  唐熙林在上一世为了涉足餐饮业,特别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跟随沪菜大师专门学习过。他的厨艺虽然不能和专业的厨师相媲美,但是烧一桌上好的家常菜还是完全可以应对的。沪菜以浓油赤酱,咸淡适中,保持原味,醇厚鲜美为主要特色,但是唐熙林更倾向与清淡爽口的风格。因为鱼类食材特有的鲜美特点,可以较为容易地做出极为地道的沪菜。相信唐猛夫妇,也就唐熙林现在的父母,虽然他现在改口还有些困难,但是既然认可了唐熙林的身份,改口只是早晚的事情。

  说干就干,唐熙林立即开始准备食材。渔船之上,最不缺少的当然数鱼和虾了。对于鱼的各种烧法,唐熙林还是颇为熟悉的。从抓鱼、杀鱼、烧鱼等等繁琐的工序之后。唐熙林已经完成了一盆红烧小杂鱼和极为鲜美的鱼汤,虽然食材都是鱼,而且极为简单的做法。但唐熙林相信凭借自己出色的厨艺,这次绝对可以让他们刮目相看。

  这天,唐猛和蒋丽芳捕鱼回来,系好小船,回到大船上。此时小船的船舱中,满是活蹦乱跳的各种鱼。今天的收获不错,夫妻两兴致很高,如果每天都能够有这样的收获,那么日子就会好起来。到时,就可以给儿子在不远处的镇上买一栋商品房,这样儿子就可以娶到媳妇了。不过这小子不争气,如果自己有本事,也不用自己这么操心了。唐猛每次想到这一点,心中就堵得慌。

  唐熙林听到外面的动静,立即出来迎接他们。看着辛劳的二老,他不由自主地想到早已离世的父母,心中那极为脆弱的一根神经被拨动。唐熙林不由自主地道:

  “爸、妈,你们辛苦了。先坐下歇一会儿。饭菜我已经做好了,只是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胃口。”

  唐猛一惊,儿子自从上次跳江已经过去好几天,但是却从未开口喊过自己。他真的以为儿子受到太大的刺激,一时没有缓过神来。但是没有想到儿子能够恢复这么快,而且看样子已经完全走出阴影了。

  不过唐猛还是很疑惑,儿子什么时候会主动做饭了,他连忙掀开桌子上的罩子,一菜一汤,虽然简单一些,但是这足以让他惊讶。他转身拍了拍唐熙林的肩膀道:

  “儿子,看来你真的长大了。”

  唐熙林再次笑了笑,道:

  “过去是我不懂事,老惹你生气。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以后会好好做事情的。”

  唐猛一听儿子这样说,心中大为开怀。不过,转瞬又叹了口气道:

  ”这也不能完全怪你,你早就让我改行做其他事情了。是我一直没有听你的,现在黄浦江上的鱼越来越来捕捞了。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家里也会有一些积蓄,那个小丫头也不会一直看不上你。“

  唐熙林没有想到一向固执的唐猛能说着这样的话,看来不用自己再费劲去说服他了。想到这里,唐熙林露出了几天来第一个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