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 练精


  #9#

  武士中阶化生气劲时,气劲是透明的。随着境界和力量的提高,气劲会越来越强大,变得实质化。萧武刚刚进入宗师境界时,气劲变成罡气,就和烟雾一般。而东方星爵这样的宗师端,罡气就如云雾滚滚,可以排空挤压空气。但他们的罡气,都是白色的,无色的。

  而武道大宗师出手,有一个一目了然的凭证,就是他们的武道罡气带有颜色。武道大宗师是第六境,叫做练精。精有两个意思,一是人的心灵,气血,精神凝聚而成的统称。第二,则是天地之精华,或者天地的力量。

  所以虞沧海看见毕修远出手,罡气如金色光柱,就知道他赢了。这是大宗师凝聚了人体之精,然后吸纳天地之精而产生的变化。

  雷蒙出手时,罡气就是蓝色的,这是他吸收了雷霆的力量。《大雷音法》修炼到大宗师境界,就有吸纳雷霆的法门。虞沧海之前并不理解如何吸纳天雷,但金鹰带他游览了一下美丽如诗画,残酷如地狱的三重天,特别是见到了雷云风暴,虞沧海就知道这雷霆是如何去吸纳了。

  大宗师吸纳天地精华,真人吸纳天地灵气。雷霆,草木,矿石,乃至空气中都蕴含着能量,他们就是天地的精华,是表象,是可以看见的。核弹就是从矿石里提取的能量。所以大宗师吸纳了天地精华,罡气就会附上天地的力量,所以他们的强大远超宗师。

  宗师开启精神,智慧。大宗师接触天地精华,真人接触灵气。超凡境,就是一步一重天,每一个阶段差距都很大。单打独斗,除了武道妖孽,基本没有可能越级挑战。因为每一个跨入超凡境的,本身就是天才中的天才。所以毕修远对战东方星爵,赢的理所当然。

  虞沧海笑道:“当然有必要,理念的斗阵,是非常重要的。唔,昨天我审核的时候看见一本功法,叫做《飞星步》。我记得以前你教过本王基础步法。昨天我翻看了一下,书上的和你传授的简直一模一样,你认识这本步法么?”

  “咳咳,《飞星步》是我自创的,我看你们比较闲,就塞了私货,让你们帮我评定下。步法是什么级别?”张邋遢脸一红,连忙询问。

  虞沧海道:“第一供奉很赞赏,《飞星步》在步法上,已经到了人间境的极致,给了玄阶上品的评价。”

  “哦,这样啊。”张邋遢听闻,并没有太多喜悦的情绪。而是眼睛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虞沧海心灵剔透,便道:“塞私货的不止你一个,你想继续塞也没有人会阻止你。其实这些人打起来,不是没有缘由,这两天,都打了好几场了。除了基本的争论,主要是因为一些供奉,也在塞私货,甚至是自己给自己的功法评定。比如把自己师门的功法,玄阶中品的给评定成上品。评定要给其他组审核,这争论就出来了。有了争论,就要解决。我看啊,真理之谷会越来越热闹。”

  “咳咳。”东方星爵悠悠转醒,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干燥的大青石上,而身边不远处,就是一条宽不过五米溪。这条溪他认得,今天上午,他就是从这里进入元山的。

  东方星爵支起身,立刻就感觉怀里有异物,他伸手拿出来一看,是一个瓷瓶和一页写着黑字的白纸。

  东方星爵定睛一看,就见纸上写着:“败者,一年内不得进入元山。瓷瓶内有丹药,可治疗伤势。”

  “败者,败者。”东方星爵看着白纸上的字,顿时气炸了。对一个超凡者用败者来称呼,是莫大的侮辱。

  “毕修远,你等着。”东方星爵声如寒冰,罡气迸发,将手中的白纸化成了粉末。

  “毕修远,这丹药,东方世家会转送给你的。”他一跃而起,瞬息间就消失在山林里。

  “轰。”一声巨响在群山中环绕,经久不息。

  虞沧海放下手中的云烟幡,推开了阁楼的窗户,就见天色已经是漆黑一片:“看这动静,是两个大宗师在交手。哎,让不让人修行了,半夜还在打。”

  这是评定功法的第六天,虞沧海一语中的。真理之谷越来越热闹,这几天来,有超过十个人进入元山挑战,有超过三十场战斗在供奉们中间爆发。

  来挑战的,有三个人是援兵,帮手和长辈,都是争论失败的供奉请来的。还有七个,则是生活在元京城里的超凡者。当他们知道元山在评定功法,就组团进来挑战。他们也想要参与评定。

  因为现在元山的强者都活跃了起来,他们和这些强者一起评定,争论,有很大的可能会进步。而且守藏室并不是谁都能进的,以前供奉们进守藏室看书,是要付出代价的,要整理书山上的书籍。而现在守藏室所有的功法都搬了出来,免费看,他们都心动了。

  至于供奉们的斗争理由,就更多了。评定的争论,理念的争论,自己塞私货,目的没得逞的争论。还有纯粹是手痒,看见别人天天打,自己也要上去活动下筋骨。

  现在元山里,争斗,争论的气氛越来越浓,人心思动。因为宗师们精神散发,会影响周围的人。他们战斗时爆发的气势,也会让所有人感知到。强者看见强者,天然就有气场的吸引,冲突。

  “要不是我打不赢,输了会掉身份,我也想找个人过过手。”虞沧海感叹一声,就关上了窗户,继续炼制云烟幡了。

  元京城历史悠久,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京。这里汇聚着整个王朝的尖强者和势力。元山就在后面,第三圣地,禁地,就在元山。所谓第三,老天第一,大地第二。第三,就和太始天元册一样,实际上就是第一。

  大陆上每一个王朝,都在元京设有据。大陆尖的世家,宗门,势力,也都有情报设在元京。

  所以纵观整个元京,除了皇城因为需要而修建的金碧辉煌外,就只有月楼是同样的奢华高调。除此之外,基本看不到一处显摆,阔绰的宅院楼阁,人人都想低调,除了不想招惹麻烦,也同样是历史的沉淀和文化。越是古朴,越是沧桑,越是历史悠久的宅院楼阁,往往就越证明主人的地位高。

  “三十多年都没回家了。”一个身穿灰衣的中年人看着内城街道上的热闹景象,满是新奇,感叹,许多物件,他都没见过。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