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七章 她琴她音


  失去视觉之后,加上春安、孙乾两人在我身后,我只能屏住呼吸,全神贯注于听觉之上。

  不出意外,我们现在应该身处四层,五层的正下方,也就是之前我看到的被封锁的房间。接着,孙乾又让春安看他的同胞们,那唯一的结论就是不止春安一个人被带到了星域,一行而来的还有“成千上万”的春姓之人。

  比起我,更加愤怒的只有春安了,我听到喘息声,明显不像是孙乾所发出的,接着就是“叮当”的对剑之声,至于谁胜谁败,孰强孰若,我就无能为力了。

  “哼,你不受鱼鼓梵音的影响,我看是刚‘醒’,感知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吧”,这也是我心中所猜想出的结果,毕竟春安在现实生活中良久不曾听到声响,对于那些细微的声音会选择性的忽略吧。

  “那还是拜你们所赐!”,想必在刚刚的拼剑中,春安消耗巨大,他的气息又比之前紊乱不少,“你,你们真是狠啊,连襁褓中的婴儿都不肯放过。”

  “春琴,你的妹妹,让我们这么做。”

  “你说什么!?”

  “果然,我猜只有你的父母才知道”,孙乾的语气中忽然夹杂出一丝惋惜,“你不觉得一个在商人家出生的小女孩儿,突然对剑术驾轻就熟,没有一点奇怪?”

  对话又是戛然而止,我接下来听到的又变成剑与剑之间的较量。

  “跟你妹妹比起来,你差远了!”,我听到孙乾大喝一声,“鱼鼓频敲有梵音”,刹那间耳畔刺痛不断,我只有捂住两耳,减轻一些痛苦。

  又放弃了听觉,我只剩下身体对空间的感知,不出一会儿,身下又开始颤抖,但没有迸裂。这样持续的抖动没多久也偃旗息鼓,我便放下双手,可双眼还是没有给我任何反馈。

  “孙乾,他的妹妹,你根本没有与之比较的资额!”,这个熟悉的嗓音就是黑暗之中的那缕阳光。

  “毒杀庖主”,一斩跑堂,予我钥匙的人,彦金。

  “不可能!姓彦的人。。。”,这次开始喘气的是孙乾,“刚刚听到庖吴说到这个名字,我就已经觉得奇怪,不。。。怎么。。。”

  “彦金!”,紧接着响起的是春安的惊叹声,“你。。。”

  “春安大哥,正是小弟彦金,这么多年,你受苦了。”

  “那边那位,也辛苦你了”,我意识到彦金是在叫我,随即心中的湖面荡漾起清泉,梵音的创伤在被一步一步地抹去,我终于睁开双眼,彦金又说:“我的剑叫汐月,她死后,我将她的琴重铸为剑,汐月,有她琴的名字,亦有她弹的乐章。”

  心神恢复后,我环顾四周,果然,是一排排的人,挤在一起,推在一起,叠在一起,与其用“人”,不如将此情此景形容为房间里的一个个物件。男女老少,也有刚刚春安口中襁褓内的婴儿,我注意到他们的眼中也是泛出红光,看来也都被下了降头。

  “很不错,人都到齐了,嗯,彦金。哎,孙老弟,他原来就是当初剩下的那一姓啊”,大门“唰”的打开,眼前之人便是在与彦金战斗后离开紫琅春的庖吴,庖主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