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八十五章 强势压人


  陈铭一早就看清了这云海的修为,天仙二品,比自己差了一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入他的法眼。

  云海听见陈铭那嚣张的话语,目光变得异常冰冷,双眸中精光闪动,精光当即落在陈铭的身上,想要查看清陈铭的修为。

  “想要查看我的修为,也罢,就玩玩你吧。”

  陈铭心中想到,当即全身上下的气息微微运转,大部分的真元尽数收敛到了丹田,只余下大约是飞升初期修为真元在经脉中运转。

  “我倒是什么人,不过一个蹩脚修士而已,我元辰门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云海当即把筷子一掌冲陈铭拍去,这一掌他只是想要逼开陈铭,并没有伤人之意,所以只用上三成的掌力,三成的掌力在他看来,也足以叫陈铭面色大变,赶紧逃跑了。

  但是结果出乎云海所料,陈铭岿然不动,便是连衣角都没被他的掌力给撼动。

  陈铭倒着酒水,笑盈盈问道:“我说这位云海长老,你是没有吃饭吗?怎么这掌力好像婴儿吃奶一样没力啊。”

  “你!”

  云海被陈铭激怒,当即运起七分真元,重重一掌拍去,陈铭还是坐着不动,从他脚下,一个圆形的气劲翻腾旋转而上,将陈铭牢牢护住。

  反倒是将掌力反震出去,云海见到掌力被反震回来,当即从旁跃去,身子在半空转了一圈落地,方才躲过了自己的掌力。

  此刻云海已经清楚自己绝对遇到了高手,当即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管我元辰门的事物。”

  “我叫陈铭,是方子仪的朋友。”陈铭平淡回道。

  “陈铭?”云海从未听过陈铭这号人物,再度问道:“阁下来自何处仙山?”

  “无门无派小卒一个,好了,你问的够多了,也不觉得口渴吗?喝一杯吧。”

  嗖!

  酒杯屈指弹出,擦着风声直落云海的手中,云海瞧着没有加害之意,方才大胆接过酒杯,不过却不敢喝酒,只是站在一旁,死死的瞪着陈铭。

  陈铭瞧他如此谨慎,冷言冷语道:“我在酒杯里下了穿肠毒药,以你的修为,不敢喝也是正常。”

  一听这相激之眼,云海当即哼了声,把酒杯放回桌面,坐在陈铭对面,质问道:“你到底想怎样?方子仪涉嫌杀害本派掌门之女,这样的人我必须带回去受审。”

  “受审?你也知道受审二字啊,请问一句,你们凭什么断定他就是凶手?”陈铭咄咄逼人的质问道。

  云海立马道:“新娘新郎新婚当晚,新娘惨死在洞房之内,这还用想,一定就是他杀的人。”

  “我没有,师叔,真的不是我的杀的小师妹。”方子仪立马叫屈道。

  陈铭冷笑道:“这便是你们的证据,真是好笑,若我说他新婚当晚是我潜入杀了新娘,再栽赃给他,你们信吗?”

  此话一出,酒楼内所有人都是一愣,顿觉这很有可能。

  云海蹙眉问道:“你此话当真?”

  “当你个头,我当然说的是假设了。”陈铭指着方子仪继续道:“这小子性情老实巴交的,这样的人,要说杀人,我还真就不信,我倒是相信是你门内其他人偷偷杀的人再嫁祸,这种事情我可是见多了,也不差这一件。”

  这话一出,酒楼内的人都在猜测陈铭的过往,到底是怎样的人生经历,才会让一个人变得诡谲多诈呢?

  云海不是糊涂之人,将陈铭的话思考一番后,言道:“或许你说的可能是事实,可方子仪逃亡在外,我有责任带他回去查明一切,所以,请你放他和我走。”

  “哼,让他回去,必死无疑,让他跟着我一段时间,什么时候这小子修为达到天仙了,我再放他回去。”陈铭当即拒绝道。

  “你别欺人太甚,他要修炼到天仙,起码还要百年时间,难道你要他逍遥法外百年不成?”云海恼火的一拍桌子,气势汹汹的瞪向陈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