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三章:沙漠中的秘密城市


  江城市市中心,离军区还剩下两公里左右的距离。6沉和祁少群从老式小区中逃出来已经有三天时间了,原本预计三天之内可以到达军区,现在却被困在市中心寸步难行。

  市中心密集的建筑群导致就算是在凌晨丧尸活性最低的时候也要时刻堤防着有可能隐藏在各个角落的丧尸,一不小心撞上,就如同掘开了蚁穴一样,密密麻麻的丧尸就会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撕碎这些食物。

  6沉和祁少群就不幸运的冲撞到了‘大驾’,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丧尸群裹住。6沉和祁少群两人这个时候背靠着一栋写字楼艰辛的面对着涌过来的丧尸,伞骨不知道正插在哪头倒下的丧尸身上,手里拿着一把在路上捡的没开过刃的武士刀劈砍。武士刀的主人正混在丧尸群中,眼睛闪烁着对食物的渴望。张开的大口中尖利的牙齿间正挂着碎的肉丝,显然已经是咬死过不少人。

  6沉提着武士刀的手已经累得快要握不住了,另一边祁少群可没有6沉这么幸运,伞骨钝的没法用了,只好拿着没有了子弹的霰弹枪当铁棍使用。

  6沉拿起武士刀一刀劈砍在了丧尸的头上,坚硬的头骨反震过来的力量让6沉手中的武士刀险些脱手而出,“他 妈的,这群畜生有完没完了?”被6沉一刀砍到头的丧尸只是眩晕了一会,又扑了上来,6沉反手一刀插进了丧尸的心脏,丧尸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彻底死了。

  “要是有完有了,也不会是畜生了!”祁少群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让他的动作已经快要跟不上大脑了了,而缺氧也让他的脑子渐渐有点昏沉起来,“别他妈说了,趁着后面还没有丧尸,往写字楼靠!”

  其实不等祁少群这么说,两人已经是边战边退,尽量的往那栋写字楼靠了。可是涌上来的丧尸实在太多,两人撤退的度实在提不上来。

  “我数三、二、一,一起跑,不要管后面的丧尸,尽量解决旁边的,逃到写字楼再说!”祁少群大声的喊道,也不等6沉回应,祁少群率先撒开腿就跑。6沉一刀劈翻了一只扑上来的丧尸,也跟着祁少群往写字楼跑。

  不一会儿,两人离写字楼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待得看清楚写字楼门前的情形,一种叫绝望的情绪止不住的在两人心里升腾而出。

  写字楼宽阔的玻璃大门里面已经被丧尸占满,还有不知道数目的丧尸正从大门中往外涌出来。

  “看来你我兄弟注定是要交代在这里了!”6沉停下脚步,转过身子面对后面追过来的丧尸。

  “昨天还在说着什么要让那些自诩为神的人尝尝被自己点燃的大火吞噬的滋味,今天就要被大火烧死了,真他妈讽刺!哈哈哈….”祁少群大笑道。

  “讽刺倒是不觉得!就是觉得真…真他妈可惜!怎么样,死之前要不要比一比谁杀得畜生更多?”6沉抽出捅进丧尸心脏的武士刀,大声说道。

  “那你肯定输了!哈哈哈,老子可是祁少群!”祁少群扔下手里的‘烧火棍’,掏出手枪就开始射击,9 2式手枪击出的子弹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在丧尸的胸腔炸出一个血洞,丧尸仰天倒下,压住了后面的丧尸。

  “那可他妈不见得!老子6沉就一定比你祁少群差了?”6沉一个闪身避开扑过来的丧尸,一刀捅在了丧尸的脖子处,拔出来的武士刀带出一片喷涌而出的鲜血,鲜血全部喷在6沉的脸上,6沉丝毫不在意的沐浴着丧尸的鲜血,如神似魔。

  ‘嗡’突然一片奇异的波动在江城市上空波动起来,刚刚还在嘶吼的丧尸群竟然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然后在祁少群和6沉目瞪口呆之中有部分丧尸转身往另一个方向慢慢的移动。另一部分离6沉和祁少群最近的丧尸似乎实在舍不得这两个即将到嘴的食物,咧着大嘴还想继续扑过来。‘嗡!嗡!’这下变成了两声急促的奇异波动,这下丧尸群彻底安静了下来,然后跟着之间的丧尸走了!

  6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到祁少群怒吼道:“还个几把呆啊!赶紧跑啊!”

  中东某国,长年累月的高温和阳光直射已经榨干了这片土地最后的水分。可是没人知道,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大沙漠的地底下竟然隐藏着一座完全有人工建造的城市。在这座城市的中央,一个巨大的研究室,研究室正前方一个穿着西服的白人老头气急败坏的用地道的英伦腔对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大骂道:“混蛋!谁允许你们现在进行试验的?”

  白大褂丝毫没有理会老头的气急败坏,只是面无表情的各自盯着自己的面前的屏幕搜集来自世界各地的实验数据。

  看着研究员的动作,老头怒火丛生,大骂道:“你们这群该死的虫子,我总有一天会把你们扔进那群怪物之中!然后一枪打爆你们这群从你们婊 子妈肚子里钻出来的狗头!”

  “是我下的命令!怎么,伦丁先生也要打爆我的狗头吗?”一个清丽的女声从研究室里面传来,也是一口地道的伦敦腔调,随即走出来一个清理绝伦的女人。

  老头看着走出来的女人,行了个贵族礼节,“秦小姐,这样是不合规矩的!你这样做,你父亲秦先生一定不知道吧?”

  看着面前这个从破口大骂、满嘴秽语的老头立即变成彬彬有礼的贵族,秦洛云满脸毫不掩饰的厌恶,“对于这次实验我父亲那里我自然会解释,长老会那里我也会提交报告,还轮不到你来替我操心!”

  叫伦丁的老头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杖,道:“那既然秦小姐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在说些什么了,不过长老会那边的我会另外提交一份报告的。按你们华夏话来说,虽然秦小姐觉得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可是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全不是吗?希望秦小姐谅解…”

  秦洛云听着伦丁的话,讥笑了一声,道:“这是伦丁先生的自由,我当然会谅解伦丁先生的一片苦心!”

  伦丁听到秦洛云的话,满脸笑容,道:“秦小姐能够谅解,那实在是太好了!,我还要去活体研究室那边看看,就不打扰秦小姐继续雅兴了!”

  刚走到一半,伦丁好像想起了什么事一样,回头问道:“刚刚我那个比喻,对吗?在华夏话里?”

  秦洛云本来已经转身准备去看新的实验数据了,听到老头的话只好转过身子道:“实在是太恰当不过了!”

  伦丁听到秦洛云的赞美,更加开心了,道:“那我以后可得好好在汉先生面前好好说一下了,毕竟我可是被秦小姐这个华夏古国的贵族当面夸奖过华夏话的人了!”

  秦洛云没说话,伦丁着老头这是在提醒她别忘了他是汉的人,汉是这个组织除了他父亲之外说话最有分量的人,汉从来没有隐藏过想要把她父亲从那个位置上赶下来自己取而代之的想法,这一次越过长老会的实验还不知道会给父亲带来什么样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