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三章:分歧


  郑熊毫无疑问是幸运的,灾难生,偌大一个公司没有一个人尸变。同时他也是不幸的,因为没有人尸变然他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暴乱,甚至还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可是现在半挂在外面的身体击碎了郑熊所有的美梦,外面丧尸们成群的游荡和他们的非人行为把郑熊彻底的拉回了现实,看到下面对着自己嘶吼的丧尸,郑熊彻底崩溃的哭喊道:“别把我扔下去!别把我扔下去!陈总,陈总,我不要你当见证人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别把我扔下去!”

  陈林云坐在床上不言不语,6沉抓着郑熊后腰的力道慢慢的开始放松。郑熊越的崩溃,全身的力气开始往后压,拼命的想把自己的压回房间里面。6沉冷笑了一声,就准备放开自己的手,后面祁少群喊道:“拉他回来!”

  6沉怒道:“这样的畜生还留着他干嘛?”虽然这样说,可是6沉最终还是没有放下拉着郑熊皮带的手。

  祁少群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楼下的丧尸,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郑熊听到祁少群的话,如蒙大释,道:“对对对!还不到时候,这位小兄弟,不,这位大哥说的对,还不是时候…”

  6沉咬了咬牙,他真的恨不得直接把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直接扔到丧尸群中让群尸分食。他不知道祁少群有什么计划,只好把郑熊拉了回来。被拉回来的郑熊整个身子直接瘫软在地下,随后屋内众人就闻到一股尿骚 味,郑熊竟然直接被吓尿了?祁少群掩着鼻子,一脸厌恶的走开。

  6沉也摇了摇头,走到一边。弱者只会向更弱的人挥动屠刀,今日可不就见到了活生生的例子?

  祁少群走到一边后也不想再坐下去,看着瘫软在地下的郑熊,问道:“你叫什么来着?郑….”

  郑熊似乎已经压住了心中的恐惧,半坐起身子,听到祁少群的问话赶忙道:“郑熊,我叫郑熊….”

  祁少群‘哦’了一声,又道:“你说外面的人都向你纳了投名状的?是真的吗?”

  郑熊赶忙不住的点头道:“是的!都纳了,没纳的都….”说到这里,郑熊低下了头,他不敢看向祁少群和6沉的眼神。

  虽然郑熊没有明说,但是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都死了。郑熊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连忙道:“不,不全是我杀的,有很多就是外面那些人,是他们动的手…”

  6沉目呲欲裂,怒吼道:“你他妈还是人吗?那他妈跟你一样,都是爹娘生养的,你他妈怎么就下的去手!啊!”

  祁少群拍了拍6沉的肩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显然他也在压抑自己的胸中的怒火,道:“陈林云,去把刘观远叫过来,然后把嫂子也叫过来吧!免得到时候他们现不妥了,对嫂子做出什么事…”

  陈林云应了一声,走到郑熊身边停了下来,一脚踹在了郑熊的肚子上,道:“这一脚是老子赏你的!好好接着!艹”

  陈林云一脚力道不小,郑熊被踹翻在地,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呼呼的喘着粗气。

  6沉看到他这副痛苦样,吼道:“我他妈叫你躺下去了吗?给老子起来,跪好!”

  郑熊咬着牙躺在地下,没有动。6沉走过去,又是一脚,“别他妈给老子装死!起来!”

  郑熊红着眼睛,阴狠的道:“有本事直接杀了老子啊!操你丫的!”

  6沉等的就是这句话,一把掐住郑熊的喉咙,生生的把郑熊从地下拉了起来,道:“跟老子在这装什么英勇就义的大尾巴狼!你不是求死吗?老子这就送你下去!”

  祁少群见再不管,6沉就真的要把郑熊扔下去了,只好道:“6沉,你他妈冷静点!冤有头债有主,有人比我们更恨他,让他们自己解决!”

  6沉压根不想理祁少群的话,拉着郑熊就往窗户边走去,祁少群跑过来一把拉住了6沉,吼道:“你他妈现在的行径跟这个畜生之前的行为又有什么区别?别他妈一副正义者的样子,你算什么?”

  6沉转过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祁少群,道:“什么叫一副正义者的样子?这样的人,丝毫有点良知的人都会做出我这样的举动。我是算不了什么,但是最起码我有良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无非就是在那些最恨他的人面前让他们报仇,然后呢?让他们对你敬若神明?少群,不是什么东西都能作为收买人心的交换品的!”

  祁少群叹了口气,道:“6沉,你误会我了!我是那个意思…”

  6沉摇了摇头,像扔垃圾一样把郑熊扔在了地下,道:“我知道你本意是好的!可是这件事你真的做错了。你好好问一下你自己,你真的不是那样想的?你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收买人心的举动?”

  6沉的问题把祁少群问住了,从小生活的环境造就了他这种性格,做什么事情心里第一反应永远是平衡!说得好听叫帝王心术,说的不好听就是玩弄心机!这样的举动自己真的没有收买人心的意思吗?

  6沉不理倒在地下的郑熊,走到窗户边看着下面,道:“少群,我不知道你心中对于正义的定义是什么。我也没法给自己心中的正义下一个定义,但是在我看来,如遇不平事,只要我有能力,我一定会管!甚至就算身死我也不在乎!很可笑吧?现在我连自己的生死都不能掌控不了,却在说这些鬼话!”

  祁少群走过去和6沉并肩站在一起看着下面,点上两根烟,分给了6沉一支,道:“对不起!刚刚我说话重了些…”

  6沉接过烟夹在手指上,一反常态的没有抽,只是道:“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每个人的生长环境都不一样,这也注定在他们在面对一件事的时候下的决定都会不一样。有个伟人不是说的好么,‘求同存异’,好兄弟之间不就更加该这样么了”

  祁少群抽了口烟,反倒是一脸凝重的道:“6沉,我知道你的性格,一定记住做什么事之前一定要想一下自己,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才做,不然就只能是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