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五章:以暴制暴杀人偿命


  故事其实很简单,郑熊是江城区的混混,平时就过着坑蒙拐骗的生活。本来他这样的人一辈子也不会和刘观远有任何交集,可是恰好灾变那天郑熊借了朋友的车去办些事又被刘观远的车追了尾,那天刘观远急着回公司开会,本来打算让保险公司处理。郑熊哪里肯答应,他看到刘观远的车本身就起了敲诈的心思,所以执意要私了,刘观远也答应了,可能是灾难即将来临,整个城市的信号都不好,无法使用手机转账。刘观远实在不想跟这样的人纠缠,就带着郑熊回了公司,让他自己去财务拿钱。

  接下来就是灾变,而办公室里面的人只看到满城的混乱,打 砸 抢,可是却没看到那些丧尸的非人行为。因为害怕他们以为的‘暴 民’们现自己,所以到现在也没有打开过窗帘看看外面的炼狱。至于6沉他们进来看到那些壮汉手中的武器上面沾染的鲜血,都是他们同事的,那些他们所谓的不服管教的‘人皮猪’的!

  故事讲完了,郑熊还是坐在地上,对于那些畜生一样的行径眼中怎么也看不到半分后悔。第二次听郑熊说这些话的6沉心里满腔怒火,咬着牙问道:“你再杀人的时候就没有一点愧疚感?就没有一丝下不去手?”

  郑熊一脸无所谓,道:“我不杀他们,死的就是我!这样的末世,没经历过,电视电影我还是看的多的!”其实他知道外面那样的末日炼狱后反倒无所谓了,这样的末世不就是人吃人?

  6沉看着一脸无所谓的郑熊,对于这样的人渣,也不想去说什么‘当时你们明明不知道是末日’这样的话了。像郑熊这种人他们只要没有法律的约束,本就是会毫无顾忌的把刀挥向身边的任何人的。

  祁少群看着仍然躺在地下抱着伤腿哀嚎的刘观远问道:“那你呢?他在杀害你职员的时候你就没做任何反抗?”

  郑熊嘲笑道:“就他?还反抗?就他妈属他强 奸女职员最多!你他让他自己说他奸 杀了多少个女职员?呸!猪狗不如的东西!”

  刘观远止住了自己的哀嚎,颤抖道:“不是你老子会下手吗?妈的,老子不下手,你他妈会放过老子?现在倒好,把他妈黑锅全甩我身上,你他妈倒成了正人君子了是吧?”

  6沉站起身道:“好了!没必要继续追问了,这样的人渣全扔下去喂丧尸!”

  祁少群也跟着起了身,道:“等一下,外面还有几个畜生,一起处理了吧!”

  听到祁少群的话,郑熊情绪开始激动起来,道:“你们不是说好了会放了我的吗?你们不能这样不讲信用!你们他妈不能这样不讲信用!”

  祁少群回过头看着郑熊,面无表情的道:“那样的鬼话你也信?”说完话,又对着陈林云和6沉道:“把他们两个拖出去吧!外面还有一个烂摊子等着我们收拾呢!”

  6沉正想去拉扯郑熊,谁知郑熊猛然从地上冲起。这家伙竟然还藏了了余力,6沉冷笑一声,拔刀出鞘。一道寒光闪过,就看到郑熊的右手手掌和手臂分离,血流如注。郑熊整个人出杀猪般的嚎叫,“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6沉一把捞起郑熊差点倒在地下的身子,脸寒如冰,道:“不好受吧?郑总,你放心,等下还有更不好受的时候!”

  另一边的陈林云这下学乖了,可能也是实在没有力气,乖乖的任由陈林云拉着自己往外拖去。

  祁少群一出办公室就看到站在门外的女人,女人还想开口调戏两句,就看到像死狗一样被拖出门外的刘观远和郑熊,女人目瞪口呆。祁少群问道:“你叫什么?”

  女人呆立在原地,听到祁少群的问话,磕磕巴巴的道:“李….李..李倩”

  祁少群道:“去把还活着的人都叫到外面办公区域集合,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李倩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知道!知道!您叫他们…”看到祁少群皱起的眉头,李倩立马改口道:“不,是郑总叫他们集合!”

  祁少群‘嗯’了一声,又开口道:“只有十分钟!知道了就去,还待在这里干嘛?”李倩转身就跑,飞一样的逃离面前这个让她极度恐惧的年轻人。

  很快,办公室里面就站满了人,看着一个用衣服包着手但是仍然在渗血的郑熊和一个倒在地下抱着腿的刘观远,是个傻子都能察觉到办公室里的氛围不对劲。有几个已经猜到接下来要生什么的人,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武器。

  祁少群站在最前面,下面各人的反应尽收眼底。有的人一脸迷茫,有的人似乎感受到了恐惧,紧张的盯着祁少群。

  祁少群道:“今天把大家叫到一起,不为别的,就想为几个死去的人讨回点东西。讨回点一个叫做公道的东西!”

  刚刚还有些窃窃私语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办公区域的气氛一下降到了冰点,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起来,压抑,死一般的压抑。

  祁少群接着道:“好了!废话我不多说,杀了人的站出来!你们最好老实点,我还能给你们一个痛快!如果是给我揪出来的,那就不好意思了!”

  说完话,人群中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祁少群冷笑道:“看来都是些鼠辈,看来还是得我自己来了!”6沉转身对着郑熊道:“你点吧!郑总,这点面子不会不给小弟吧?”

  郑熊失血过多,面色苍白,因为供血不住,脑袋也开始昏,他咬着牙道:“我不知道!”

  祁少群正想开口却被6沉一把推到一边,然后走到一个男人身边,正是守在会客室门口的两个男人之间的一个,武士刀架在男人的脖子上,6沉道:“你有没有杀人?”

  男人整个身子开始颤抖,道:“没…没有….”一道寒光闪过,男人捂着脖子一脸不可思议的倒在了地下,“可是郑熊说了,你杀了人!”

  女人们吓得花容失色,紧紧的抱在一起,男人们勉强没有倒下去,只是双股不住的颤抖还是出卖了他们。祁少群也被吓到了,他从来没见过6沉这样,这..这还是6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