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六章 该处理的都处理了


  “没,没有。某就是想问问,小丫头你会不会使用这个牛筋,嘿嘿,嘿嘿嘿……”

  摊主干笑着,尽量收起自己脸上不甘与别扭的表情,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态度。

  安羽宁闻言笑了,抱拳对着摊主行了个礼。

  “谢谢伯伯的大方,不过这东西我不会用没事,我家大人会就行。”

  安羽宁怕这家伙事后来找麻烦,所以特有心计的点出了,自己也是有靠山的人!

  摊主听了后果然不做声了,顿了片刻才转身离开,安羽宁眼睁睁的看着摊主上了金水桥,然后身形消失在了桥的那头。

  直到再也看不到摊主的人影,安羽宁才从博官手中接过银子与牛筋,放软身姿,乖巧的对博官与围观的众人鞠了个躬,道了声谢谢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东西往家赶。

  回到家后,她把到手的四根牛筋拿出来检查,发现果然是个好东西,不比后世用来做弹弓的橡皮筋差,安羽宁感到很满意。

  想着有了牛筋,做弹弓却还缺少手柄,安羽宁在家里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最后还是脑子里猛的想起,自己收拾李爷爷空间时,在里头看到过的那根是铁废铁,是木非木的大棍子,想了想,安羽宁把这大棍子给取了出来。

  这东西自己不认识,却不代表了镖局里的肇爷爷不认识,肇爷爷可是专门给镖局制作武器暗器的高手,自己要做弹弓,还得去求肇爷爷帮忙呢。

  带着牛筋,拿着手里不知名的玩意,安羽宁带上了一包自己做的素菜包子,直奔肇爷爷的院子。

  在肇爷爷的口中安羽宁了解到,原来自己不认识的这个木头,其实是铁桦木,是铁制品的很好代替品,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得到肇爷爷的承诺,让自己三日后去取她要的东西后,安羽宁留下自己的谢礼,屁颠屁颠的离开了肇爷爷的小院。

  别看现在已经出了孝期,可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真是没时间呢!

  安羽宁知道,自己要北上去寻亲,如果是单独一个人走,镖局的陈伯伯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行的,即便是镖局近期没有接到北上的镖,肯定也会给她寻个稳妥的人带着她一道北上。

  自家镖局生意一直都好,加上陈伯伯交游广阔,再来,昭原城身为大岳京都的缘故,想来要等到合适的北上队伍也不会有多难,说不定要不了几天就能有结果。

  趁着这几日没动静,安羽宁决定,自己还是好好把随身行李收拾出来,把家里的东西该处理的处理了,该买的东西也统统置办整齐才是。

  说干就干,次日安羽宁照着往常那样,一大早结束完每日必行的事情后,小家伙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收拾的工作中。

  什么衣裳啊,小家具等零零碎碎的东西,安羽宁都把它们规制好,统一的收入空间码放好。

  其他的,比如从前自己专门做来给爷爷走镖用的羊毛睡袋,还有爷爷给自己买的小弓箭,厨房里的钵形小铁吊锅,等等的物品,安羽宁都没动,把他们都收拢到一口箱子里,只等着留到北上的路途中使用,毕竟赶路的话,自己不可能一点行礼都不带的不是?

  最后剩下来的笨重的家具这些,自己是带不走,也不方便眼下就收入空间的,可若是就这么舍了出去,安羽宁也觉得很肉痛。

  最后她想了个办法,花了五十个大钱,到车马店租了辆大骡车,把家里的家具堆叠到一起,她准备让骡车拉着这些出趟城,然后自己再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东西收了,这样就能啥都不损失了。

  在安羽宁饬着家具往车上搬的时候,周围的邻居们看到安羽宁搞的动静,还纷纷前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好在她的嘴巴溜,小嘴吧嗒吧嗒的就卖惨说,爷爷去了自己手里没了银钱,眼下要北上去寻亲了,就寻思着把这些家具当旧货给卖了,也好能得几个钱。

  大家都算是善良人,看着安羽宁一个孤儿不容易,听得她这么说,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更没有人上来占便宜说,这些个家具留给他们使,反而都觉得这孩子有成算,纷纷上来帮忙抬东西。

  看到自发上来帮忙的众人,安羽宁由衷的在心里感慨,这个时候的人可真是淳朴啊!

  不像上辈子的时候,虽然那时候也有好人,可人性的冷漠,做好事会遭遇到被诬陷的可能等等,让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抱着我不占你便宜,你也别指望我帮助的心态活着。

  根本不会像眼下这样,会有这么多热心人,无偿的出来帮助自己这个孤儿,这让安羽宁真的很感动。

  骡车载着满满一车的东西出了城门,来到了安羽宁早就瞄好的地方停车,车夫跟安羽宁一道,把家具都就地卸下后,安羽宁给了工钱,忙就打发了车夫离开。

  等车夫赶着骡车走远直到看不见了以后,安羽宁观四下无人,这才一股脑的收了这些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