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九章 银子真是不经花


  寻了些富裕的,村民自家有地的村落,每个村子都买上了些稻谷、麦子、糜子与粟米,当然这里头自然是稻谷最多,谁叫她是个爱吃米饭的宝宝呢?

  就这样一点点,一车车的,安羽宁接连跑了五天,买了差不多三千斤的稻谷,因为的刚刚秋收过后,稻谷便宜,总计花费了十五两,再加上一千斤的麦子五两,糜子与粟米共一千斤花费四两,这一下就去掉了她的一层肉,足足用掉了二十四两。

  再加上前头买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并箭支,花掉的差不多六两银子,安羽宁手头的零钱就只剩下十八两银子在手了。

  银子啊,它真是不经花呀!

  不过好在自己手上有这些东西存着,即便是手里一个大钱都没有了,她也是饿不死的!

  想着自己空间里堆积的粮食,安羽宁咬咬牙,去了石匠铺子买了个脸盆大小的石磨花掉了二百钱,买了些盐跟桂皮八角等简单香料,外加十斤菜籽油花了八百钱。

  数着手里剩下的十七两,安羽宁决定再也不动了,她总得给自己留点退路,万一路上再遇到什么事,自己也得有银子应急不是?

  日子在安羽宁不断的采买中不知不觉的过去,眼见着离她出孝都半个月了,自己的东西早就配齐了不说,便是连空间中,自己也早早的准备好了大量的包子馒头饼子。

  赶路所用的如羊毛睡袋,小吊锅,洗脸的铜盆、水囊、一小包粮食,食盐,火折子换洗的衣裳,等等杂物都放到了新买的大背篓中。

  自己的武器如弓箭、箭囊外带里头的十支箭羽,家里自己上山砍柴用惯了的柴刀也都收拾齐整。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肇爷爷把自己求他做的弹弓早就给了自己,安羽宁试了试,发现这东西做的不赖,是个好武器!收了三把到空间,剩下一把跟弓箭放在一起,只等着出发的时候带在身上就好。

  万事俱备,一切只欠东风,安羽宁期盼着陈伯伯给自己带来好消息。

  “宁宁,宁宁?宁宁你在家吗?”

  这日上午,安羽宁窝在自家后院的小菜地里,忙碌着收拾里头又长出来的蔬菜,才忙的起劲,屋子前头传来了阵连续不断的喊声。

  听到声音,安羽宁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直起弯着的腰,面朝前院的方向大声的回应。

  “哎,我在后院呢,您稍等会,我马上就来。”

  说着话,安羽宁一边抱着刚刚采摘好的一大兜子菜,一边忙不颠的往前头院子来。

  转悠到院子前,安羽宁看到了站在自家屋檐下等待的陈正光。

  “陈伯伯,您怎么来了?是有北上队伍的消息了吗?”

  自打上次这位镖局的总镖头,把爷爷的奠银给了自己后,他一直也没有来过,这会子人亲自过来,安羽宁下意识的猜想,兴许就是自己北上的事情有消息了。

  果然,只听陈正光朗声大笑,“哈哈哈哈,宁宁你真聪明,你怎么知道伯伯此番前来,就是给你带来好消息的?”

  安羽宁心知自己果然猜对,她也跟着笑的欢,随即就接口。

  “伯伯,您可是我们镖局的大忙人,又特别信守承诺,您能百忙中抽空来我这,肯定是给我带来好消息的呀!陈伯伯,您说我说的对吧?”

  “对,对,对,太对了!宁宁啊,你可真是个小人精子,伯伯来就是想要告诉你,昨日有支北上去的商队找到咱们镖局,委托我们护送他们去幽州,虽然商队沿途要做生意所花时间长了些,而且也没到你最终要去的地方,可宁宁啊,北上到幽州那边去的商队少,能侥幸遇上这支队伍就算是很运气了,至于商队只到幽州的问题,你也别担心,这回啊伯伯让跟你同一个院子的马伯伯走这一趟,到时候到了幽州,伯伯再让你马伯伯送你回家……”

  陈正光是真心关心安羽宁的,为她考虑的更是面面俱到,连最后的细节都给她安排的妥妥的,可见人家是真上心了的。

  对方对自己如此,她还能说什么?

  安羽宁立刻把怀里还捧着的蔬菜放地上,两步上前,对着陈正光恭敬的鞠了个躬,“谢谢您,陈伯伯,让您为了我的事费心了。”

  陈正光受了安羽宁的这个礼,心里也觉得这个孩子很不错,不是个白眼狼,帮她费费心也值当了。

  心中感慨着,陈正光忙上前来拉起安羽宁。

  “好了,好孩子,伯伯得你爷爷托付照拂与你,帮你打点这些个小事,哪里值当你如此大礼,宁宁啊,伯伯跟你说,这支商队在京都不会停留太久,暂定是后日一大早天不亮就出发,所以你该要准备的东西,就要赶紧准备好了,千万不要临到路上了才发现什么都缺,有什么不懂的,你到后院去找你陈婶婶,让她帮你张罗张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