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章 带着关怀始北上


  趁着还有两日的功夫,她又上街买了两个大水囊,并几个制作好的小葫芦,以前爷爷走镖也有一大一小两个水囊,只是按照陈伯伯的说法,此番北上,自己搭伙走的这只商队并不是一路直达北地,反而是一边走一边做生意,有时候甚至是要绕路,即是如此,水囊多备一些肯定有备无患。

  转眼就到了出发的这日,安羽宁半夜就起床了,先是烧了一大鼎罐的开水晾凉,趁着这个功夫,她转悠到了后院,把里头所有的菜都采摘了统统收到空间存着。

  回到厨房把所有的水囊葫芦装满水,又重新烧了一鼎罐的开水,连水带鼎罐一起,安羽宁统统收进空间放着,准备路上用。

  干完这些活计,安羽宁望了望灶后的柴火,想着自己厨房边剩下的干柴,干脆也一把全给收了,想来这一路上万一遇到下雨天在外露宿,自己带着干柴火也不至于抓瞎。

  来回转悠了一圈,确认无误没有任何遗漏后,安羽宁转回了自己住了七年的房间,在空空如也的屋子里,她麻利的换上了一身,自己才改小了的黑色紧身短打,头发用青色的发带固定在头顶绑成发髻,一副活脱脱的男童装扮。

  不仅如此,为了安全考虑,爷爷留下的两个袖箭,她也取了个绑在自己的手臂上用衣服遮挡好,把家里砍柴用的柴刀,用专门的刀鞘挂在腰间,斜背上自己的小弓箭,背负装着十支箭只的箭袋,一个活脱脱的小小侠客出现在了房间里。

  至于新出炉的四把弹弓,安羽宁想着眼下用不着,便都收到了空间里放着了。

  安羽宁上下检查完自己,发现没有遗漏后,满意的点点头出了屋子,最后把家里走了一圈,收走了各个门上的广锁才算作罢。

  简单的吃了个空间存着的包子,安羽宁坐在堂屋的门槛上,看了眼被自己放到身边的箱子与背篓,她两手托腮,遥望着黑暗中的院门,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陈伯伯的到来。

  没等多久,院子里马伯伯的屋子亮起了灯光,安羽宁知道,这是马伯伯起床了。

  这回的镖马伯伯也一道同去,为的还是要照应自己,想来他这时间起来,为的也是做最后的收整检查吧。

  果然没等多久,马镖师就背了个包袱出门,眼尖的看到坐在堂屋门槛上的安羽宁,马镖师诧异。

  “宁宁,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时间还早呢,你赶紧回去再睡睡,一会我检查完了车马武器后就来喊你。”

  安羽宁闻声抬头望着马镖师,“马伯伯您去忙吧,我就不睡了,反正一会赶路也无聊,我到车上睡也是一样的,再说了,先前总镖头陈伯伯说要来喊我的,我就在这里等着他。”

  说完这些,安羽宁又赶紧催促马镖师,“马伯伯您就别担心我了,赶紧忙您的去,想来一会陈伯伯就来了。”

  马镖师听到安羽宁的解释,心想自家总镖头那个人,倒也放心的点点头,临了走出院门的时候,还不忘了叮嘱安羽宁,“那你可别乱跑,呆会出发前,我再来喊你。”

  安羽宁直摆手,“没事的,马伯伯您忙您的去,呆会我见过了陈伯伯,自己就去前院找大家集合,您放心吧,我也不是第一次跟镖,我晓得的。”

  马镖师想想也是,别看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却也是跟着身为镖头的安九走过几次镖的,也清楚这小丫头知道事情,如此他便点点头。

  “那也成,呆会见完了总镖头,你就到前院来集合,我们卯正出发,你要早点到,到时候我好给你安排车。”

  “好的,马伯伯,我知道了。”

  送走了马镖师,安羽宁又恢复了刚才的动作,静静的坐在门槛上,等待着总镖头陈正光的到来。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安羽宁敏锐的听到,自的院外传来动静,安羽宁才猜想着,是不是陈伯伯他来了?

  她忙抬头往院门方向望去,正想上前去迎一迎,结果然看到了陈正光信步走来。

  只是安羽宁没想到的是,在陈正光身后还跟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同来。

  随着对方的走进,安羽宁眼尖的看到,跟着提着巨大包袱的陈伯伯来的人,居然是也背着个包袱的陈婶婶,还有便是陈伯伯家的三少,也就是自己的便宜师兄陈士杰。

  安羽宁忙快步迎了上去,“陈伯伯,陈婶婶,还有小师兄你怎么来了?”

  陈正光笑,他身边的妻子白了陈正光一眼,温柔的笑着几步上前。

  “呵呵呵,宁宁啊,你等急了吧?都怪你小师兄非要一道来,所以我们就耽搁了点时间。”

  “婶婶您千万别这么说,是我麻烦你们了。”

  “傻孩子。”陈正光的妻子赵芳菲,温柔的抚摸着安羽宁的脸,嘴里嗔怪的低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