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64章 白发老者


  林中清风徐徐,浓烈的血腥味不时便弥漫开去,呆了好长时间,甚至都已经挪不开身子的沐严,瞬间跪倒在地,神情骤然变得极其复杂,皱着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缓缓输了一口长气,等到心里渐渐平稳,沐严这才把目光重新落在草间的一具具尸体身上。

  他仔细扫了一番,似乎去往炽硫之地的弟子当中,除了自己与关少羽,还有之前的素心以外,基本都已经躺在这里。

  那么这也就是说,除了当时在场的素心知道这里究竟生了什么,而其余的弟子基本无一幸免。

  “少爷!现在怎么…该怎么办?”

  沉默好长时间的关少羽,看上去要比沐严更为后怕,因为他毕竟从小到大没有见过死人,或者说没有像沐严一样见过死这么多人的场景,所以会更加恐惧,甚至说话都会结巴。

  “安葬他们!”沐严神情无惧,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说道:“我们必须去炽硫之地!”

  “啊!素心师兄都…都不在,我…我们…怎么去啊!”关少羽惊恐道。

  “会有人给我们指路的!”沐严神情微变,目光中透向从林深处,想着先前的那位神秘的老者前辈,他似乎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有人?”关少羽心中不解,却又有些害怕的神情,甚至就连他瘦弱的身子都在颤抖。

  然而沐严却缓缓站起身来,更是大胆的走向那些已经冰凉的尸体前,接着深鞠一躬,然后开始用着双手拖着那些尸体,移到火堆不远的草丛里。

  借着手中的剑,或者其他弟子遗留的刀,开始奋力挖起墓坐来。关少羽呆了半响,最后也只能随着沐少爷干起收尸的活,尽管心里备受煎熬。

  时间慢慢流逝,阳光逐渐破幕而出,映着从林间的影子,不觉之中已便悄然洒向了这片莫大的从林。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辰,日照却已逐渐临近正午,然而就在先前那些已经熄灭的火堆旁,渐渐落起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土堆。

  那些土堆的构造,就是一种简单的坟墓,然而跪在之前,沐严和关少羽纷纷向其默默行了礼节。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沐严的双眸透过坟头望向远处,心中不禁喃喃自语。

  关少羽站起身来也望向于他,从其眼珠里所散的光来,不用多猜,他除了后怕和恐惧之外,现在也基本只能靠他。

  沐严沉默着,忽然身后一阵清风徐来,惊动着枯黄的草丛一声沙沙作响,这才现他们身后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个人影。

  关少羽回眸之时又是猛的一惊,然后立刻转身向后退了一小步,接着一副撞胆的模样,身在沐严身后说道:“谁?你是谁?”

  沐严把目光投向远处的那道人影,先看到的便是他那些许沧桑的脸颊,顿时慈睿般的微微一笑,然后才见他那如有道骨仙风的身子向前挪了几步,一手拂着银须,一手又背在身后,在加上一身的白衣以及那雪一样的披头白,毋庸置疑就像他心中正想着的那位老者前辈。

  不时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测在他心中默默念起:莫非,这老头就是晚上的那位前辈?

  届时沐严一脸疑惑,望着老头显得有些怀疑的目光,不过不远的老者并没有在意这些,而只是见他满脸挂着笑容,不会儿便问道:“你们两个娃娃,可是北院的弟子?”

  “是又怎样?到底…还…还想怎样?”关少羽手一伸,忽然拔起一把刀来,对着老头似乎显得极其无礼。

  “小娃娃,老朽只想知道你们可是北院的弟子!”谈吐之间的老头依旧露着一张笑脸,好似有意无意忽然多看了看没怎么说话的沐严又接着问道:“小娃娃!老朽这里或许正有你想要找的答案!”

  “老人家!我们确实是天山北院的弟子,只是昨夜…我的师兄们惨遭屠害,有些不得不…”沐严微微侧身,扫了一眼身旁那刚刚安葬过后的坟头,他默不作声好一会儿,又才说道:“难道…老人家就是昨天…”

  话到此处,那老头忽然伸出一手摇了两下,皆而打断了沐严,说道:“沐天鸿的少爷,看上去果然有些不同于人,难怪我这小外甥对你这般照顾有加。”

  “小外甥?老人家您说的是…”沐严眉头微皱,一脸茫然问道。

  “这个暂且不可告诉与你,不然我小外甥定当性命不保。”老头忽然眉头微挑,一脸严肃说道:“不过既然你就是沐天鸿的少爷,又是天山北院的弟子,去炽硫之地,现在来说确实尤为重要,不过…现在恐怕有些不妥!”

  “老人家!您的意思是?”沐严惊愕,关少羽站在一旁更是不懂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