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65章 公主


  于是那硕大的羽翅轻轻一挥,虽有卷起一层细微的飞沙走石,或者漫天的枯枝落叶,但它的身子却不偏不差正好落在这片对它来说,显得有些狭窄的从林旷地。

  缓缓收起洁白的羽翅,慢慢落下身子,双脚跪在地上,像是在等待着沐严上去一样,或者特别自然而然。

  然而沐严抬头仰视,眉头间微微挑起,仿佛有些淡淡的欣喜,因为这只白鹤在他心中的确有着非比寻常的地位,但要说究竟是什么,恐怕沐严也说不清,不过…每次见到这只白鹤,他会总是觉得它并不是一般的鸟,尽管看起来像着飞禽。

  沐严逐渐靠近,然后轻抚着它的羽毛,是的…沐严也确实有些不知这其中到底生了什么,回望着自己亲手落下的一座座坟墓,以及那些被稍作掩埋的白鹤里,他仍旧不知为何偏偏没有这只白鹤,又或者说可能还有幸存的白鹤吗?

  沐严微微叹了一口长气,所幸这只白鹤历经险阻安然无恙,而关少羽对于这只白鹤就像看见了一缕曙光一样,站在沐严身后,脸上才终于露出些许淡淡的笑来。

  不久这才总算离开了这片茂密而森然的邱林。

  …………

  日暮冉冉升起,云幕渐渐拉开,透过枝繁叶茂的枝头,星星点点总算落入一片草丛,宛如星辰的大海,却又显得怪异。

  当然对于这样的大海,似乎身在这里的人,而并没有什么欣赏美景的意思。

  其实也不是没心情,而是星辰大海的美景他只喜欢夜晚欣赏,所以在这片从林中,他只想等待一个确切的答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边便悄然出现一个身影,落到了他的身旁,接着深鞠一躬,仿佛其中的礼节与其平常的人确实有些不同。

  “少主!您要找的人已经出现!不知要不要继续追踪!”

  说话的人明显比起那位少主要显得老练,但在少主身后却毕恭毕敬,然而那位少主却也并未有过任何表情,看起来却有些冷漠,突然面无表情说道:“让阴巫和常生好好照顾便是,这片林子湿气太重,我们也该回去了!”

  “是!阴巫和常生会一直照顾,不过有些事,您看…要通知思慕公主吗?”

  “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怎么老是记不住啊!”那位少主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道:“现在给我听清楚了,以后…任何时间都不可以叫她思慕公主,就叫思慕小姐!”

  “是!少主!”

  “不过…这件事必须让思慕知道,这次就让千莹去一趟吧!不过不能被人现,让千莹万事小心!”少主特意提醒道。

  “是!少主!苍霆这就去办!”这位名唤苍霆的人话音刚落,便如同瞬间蒸一样,还未等待少主说什么来着,这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听着肚子里的“噜噜”直叫,少主无奈的摇了摇头,然而下一刻,他的人影却不知从何时起,也已消失不见。

  留下一处美景空空荡荡,唯独能够听见的声响,就只有这片树林的枝叶,随风轻拂的沙沙作响,以及林间的鸟儿嬉戏的好似一场小孩子般的打闹。

  尽管如此,而这片林中的异动却从未停息,就在这片树间不远,那处昨晚停歇的抬轿跟前,骤然传出一个人的声音。

  “金面史,阳生的黑翅被人破了!”揖手行礼的下属,依旧是夜晚的那位下属男子,由于昨夜阳生在此他算是逃过一劫,可是现在他似乎更加后怕,所以脸上的表情更加恐惧与狰狞,且战战兢兢说道:“他…他们…也不见了踪迹!”

  “好啊!你们这些狗腿子办点事就是不够利索,先前的事我也懒得和你计较,这件事…现在就算有十个阳生在此,那你也不能怪我无情!”

  此话刚刚落定,轿中的帘子突然掀起,届时一股气浪犹如吞云之势,猛的推向了那位男子,皆而他的身子便随着如此之快的度,还没有任何多余的格挡或者反应,就已经被拉入半空,然后便听见轿中再次传来让人冷冽的声音:“史坛要你死,你就得死,既然是废物又何必浪费口粮!”

  顿时说完,只听见“啪嗒”一声,那人的脖子立刻裂出一道长口,接着一股热血喷涌而出,随后那单薄的躯体便堕入了草丛,躺在血泊之中就此已然死去。

  于是不会儿,便有几个余下的人,立刻上去抬走了那位已经没气的下属,当然…这般等待的必定不是一场安葬,而是弃尸荒野,且就这样等待着林间那些凶残的猎物去啃食。

  但即便如此,金面史却仍旧冷漠,甚至可以说无情到让人胆寒,所以在史坛的这片地域,几乎没有人敢对其无尊,或者有着轻微的藐视。

  下一刻…他忽然迈出了轿子,脸上的表情仍然是那张让人倍感恐惧的金色面具,仿佛千年的寒冰,总会让人有种感到冷冽至极,以及如临刀锋的错觉。

  “传话下去,让傀儡到炽硫与鬼魅汇合!”

  “是!”揖手行礼,身作一旁的另一位下属提着利剑,默然回道:“不知金面史您…现在可要回去?”